青蜜专访

INTERVIEW
郑旭楠
|2

郑旭楠:海岛骑士的成长之路

破风!风在前,无惧!

我是郑旭楠,来自重庆,大家都叫我楠锅锅,和重庆话的哥哥谐音。15年毕业于海南大学,学的是植物保护,简单来说就是卖农药的(哈哈)。骑行4年,没去过西藏,没环游过中国,更没有出过国。大学里就干过一件事——骑行,4年,20000公里,仅仅是在海南岛,我选择了单车,并把它在我的圈子里发挥到了极致。

大学期间,环海南岛4次,搭车环岛3次。同时还是海南大学“在路上”自行车协会的活动部长和领队,热衷于自行车比赛,也曾是业余队的一员,拿过名次、当过破风手、去过车店、做过技师,总结起来就是:武能修车打比赛,文能策划带活动。

初见单车

2011年9月,总算是摆脱了高三的郁郁寡欢,来到了大学的殿堂。为了离家远一点还特地选择海南大学,也是因为想在海南好好玩一下,没想到在学校的前一个月居然都是用睡觉度过的。直到某一天,舍友骑了一辆炫酷的自行车回来,从此我的大学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驴友领队

我骑着蓝色山地小车,穿着唯一一套骑行服,背着一个烂包。每次活动必定屁颠屁颠地跟在巴里斯后面。他说我骑车像个小超人,以后可以当个活动部长啥的。之后开始带活动,骑得越来越多,开始环海南岛,每年带队一次,海南岛的所有地方都被我转了个遍。加入车协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还让我见识了人与人直接的这种和谐相处。所以有机会,一定要去外面走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驴友转型车手

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因为公路车和山地车的价格差异巨大,我向周边的9位同学分别借了1000块,买了第一辆公路车,开始训练。很多人不理解我为啥要买这么贵的车,包括父母,其实不是为了炫耀,不是为了攀比,其中原因我也说不清楚,只有亲身体验的人才能有感觉。总之,这钱花的值得,这车的价值也在我身上得到了很好地体现。

参加的第一次比赛是环三亚,被套了2圈下道,从此发誓努力训练,来年再战。之后参加海南省大大小小的赛事,为队里的冲刺手破风,游刃有余,在13年的9月终于迎来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冠军。训练是很苦的,每个星期至少骑500公里,包括长途拉练,短途冲刺。其中滋味只有汗水明白,最严重的情况是摩擦严重到把屁股磨破。有人告诉我,体能和器材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内心,决定能否做成它的,是强烈的愿望,是否能把放弃的念头打败!

不为获得什么,我只感觉心中有只野兽要脱笼而出,冲刺吧!

吹牛逼谁不会啊,要有人信呀

大四毕业,带着伤感,带着单车,一个人去了台湾岛,只为当年吹过的牛逼。多少人因为练习曲的一句“有些事不做,一辈子都没机会做了!”因为刘金标73岁环台湾岛而对台湾欣欣向往,大概是台湾太有魅力,或者是中国的另一个故乡,我只想说这是一个能让我如此深爱的地方,这是一个真的能够忠孝东路走九遍的城市。1324公里,11天,运气非常好,没有下雨,没有一点意外,看了划龙舟、冲了太平洋、坐过高铁、赶过出租车,一路奔跑,感谢路上为我加油的湾湾人。台湾的夜喧闹而又平静,风景不重要,湾湾人才是台湾最美的。

比赛,是为了热血的青春和心中永不言弃的梦

取是能力,舍是境界

毕业后,为了生活我还是选择了工作,但是我还在骑行,还在观察着我所到的每个地方,去感受它们的不同。岁月夺走了冲动与勇气,没有了力和趣,磨平了手臂的伤疤,剩下一张黑色的脸颊,然后和胡须淡了场恋爱。

骑行不仅仅是一种旅行,更是一种修行。以“自行车运动”为载体,以“驴群文化”为标志,以“在路上”信仰为核心。 变速,脚踏板永远不停的转动,不会停下,也不想停下,骑行也许不是我的钟爱,但却是一种生活,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骑行自由的感觉没别的能比。我们都在平凡的世界选择,选择。假如我没有骑行,我是否会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你身前,但你我又该在何处抠着手指,怀念着各自的时光?

冠军是我的

青蜜访谈

青蜜:你怎么一步步迷上骑行的?

郑旭楠:很简单,开始是为了大学里有点事做,后来喜欢上了骑单车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为了欣赏美景而迷上骑行。

青蜜:你觉得骑行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郑旭楠:以前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骑行让我变得外向开朗,大大咧咧,而且没心没肺的活着。

青蜜:休闲骑游和公路竞速有什么不同的感受?你更享受哪种状态?

郑旭楠:休闲骑游更多的是为了路上的风景和感受目的地的文化,公路竞速比的是速度和耐力,一个是自由,一个是热血,其实我更喜欢把2者结合起来,在骑游中速度快,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欣赏风景,去和人们交流。

青蜜:毕业后,为什么会选择放弃本专业,而选择了自行车相关的行业?

郑旭楠:也不能说是放弃,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我也会去做,在大学的4年接触单车时间比学习的时间要多得多,毕业后也会迷茫,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喜欢户外,理想的工作是做领队带活动,也想过创业开个单车店,开个酒吧,现实也是很无奈的,从简单的做起吧!

太平洋里洗过脚

青蜜:现在许多人选择的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郑旭楠:慢慢来,我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每天坐办公室也是很无聊的,但这却是每个人最终的归宿,日复一日,与其抱怨,不如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喜欢不代表你能行,如果有能力,那为什么还是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呢?

青蜜:未来在自行车行业里,你有什么自己的规划和奋斗目标?

郑旭楠:5年之内当上本部的总经理,积累本钱,有50万就辞职去开个酒吧。

2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