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况露
|0

况露:骑行在路上,天涯何处不天涯

岗仁波齐神山脚下的况露

我叫况露,网名叫天涯何处不天涯,从江西理工大学毕业整整一年了。青蜜说要来采访我,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我一直相信人都是有许多面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去试图用一个纯粹的标签贴给自己。

例如,一些在网上关注过我的人经常会对我蹦出一些“有理想有志气的文艺青年”之类的印象,在外面旅行认识的朋友则会说我是“疯狂的在路上”,而我的室友可能不会这么认为,这货就是一“闷骚奇葩屌丝”嘛。

离开了学校呢,我会自己去地图上那一个个陌生的地方,品味陌生的风景,邂逅陌生的人。这么说吧,我热爱旅行,特别是骑行。

缘何旅行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地理地貌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拥有几乎地理学上所有的地形地貌,五大基本地形山地、平原、丘陵、盆地、高原分布广泛。不同的地貌圈造就了不同的生态环境, 不同的生态环境养育了人们不同的样貌性格、生活方式。

我一直深信人类的文明与地域的影响是密不可分的。而通常情况下我们就遵循大自然的安排各自生活在自己所属的那个“圈子”里,对于其他“圈子”的样貌以及那个“圈子”里的人,我们知之甚少。

事实上我们都早已习惯了这种没有好奇心的生活,因为我们都在某种意义上的另一个“圈子”里奔忙在一条人生既定的轨道上为那个遥远的未来挣扎。

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部分拿好奇心当饭吃的不安分家伙,探索“圈子”外面的世界显得那么迫不及待。在他们看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哲学逻辑顺序还是很科学的。

在加入建设社会的热潮之前花那么点时间去游历认识一下这个国家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在从学校滚蛋之后进入社会之前,我这个作为毕业生的地理控要听从内心那个梦义无反顾地踏上探索这片土地的旅途中去了。

我从小是在南方一个典型的丘陵村庄长大的。江南丘陵,没有山区的险峻,也没有高原的壮美,她有的是肥沃的田野、蜿蜒的河流和葱郁的树林。不过对于从小对外界充满好奇的我,这些当然不能让我满足。

每每通过电视书籍看到那些宽广的草原,塞北的大漠,关外的白雪、高原的蓝天,我都会对踩在脚下的这片土地那一头产生一种强烈的探索欲。

究竟大漠孤雁直是怎样一种壮阔?

究竟雪山上流下来的融水有多冰凉?

究竟那些海拔几千米高原上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

但在大学之前,这种事我也只能在脑子里想想。在那之前的教育和成长环境不可能给予我说走就走的勇气和能力。

如今即将迈出校园步入社会,我知道不能再等了。

于是,大学四年以及毕业之后,我旅行了很多地方,大多数时候是骑行。

那些旅行过的地方

从大一暑假去西湖游玩遇到一位骑行者开始,骑行这两个字眼,就走进了我的人生,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2012年1月,大二寒假,第一次单车长途骑行,千里走单骑,4天1000里路。头次骑行没经验,我差点迷路在山沟沟的村里没出来,但却让我对独自上路充满了信心,为以后的长途骑行奠定了基础。

2012年8月,大二暑假,筹备了快一年的“踩单车去西藏”付诸行动,成都到拉萨,2300公里的川藏线,25天的风吹日晒。淋过冷雨,砸过冰雹,甚至单车在泥地里卷断后拔失去后刹变速,我依然改装链条坚持到了拉萨。不为证明自己有多厉害,只想在年轻的时候感动一次自己,为我们的年少轻狂和无悔青春。

2013年1月,大三寒假,一放假他就提着单车挤上了开往海南的火车。9天时间里,我们用两个车轮绕着海南岛画了个完整的圈。在去博鳌的路上碰到几个湖南的大学生结伴一起在博鳌湾闹了一下午海;和队友去三亚的路上闯上高速隧道骑的惊心动魄;天涯海角逃票翻墙坐海边看海面飘来的飞机;在西线路边偷吃杨桃看队友连爆两胎。

2014年1月,大四寒假,在最冷的冬天去最冷的东北:最北漠河和最东抚远。我从江西赣州出发,搭车沿公路一路向北,9天时间里搭顺风车17辆,行程3000+公里,跨越20+纬度,途径南昌、九江、合肥、徐州、泰安、济南、天津、北京、山海关、沈阳、长春、吉林,到达了冰雪王国哈尔滨。之后,在雄鸡版图的最北体验了零下三四十度的极寒。又一路向东到达了雄鸡版图最东抚远,登上中俄共有的黑瞎子岛迎接祖国的第一缕阳光,踩在国境线下的界碑前看了一场中国最早的日出。

旅行与纪录片

旅行的路上,我喜欢边行走边记录,记录的方式就是照片和纪录片。

我第一次接触长途骑行就是在网上看的一个由两位大学生拍的骑行新藏线纪录片,当然这还不足以让我下定决心用纪录片去完整记录骑行的念头。原因之一就是,制作视频要比写游记的难度高很多。

12年大二暑假骑行川藏线,我用详细的游记记录了这次旅程。后面看相机里拍了零散的一些视频片段,就自己摸索尝试着用系统自带的视频剪辑软件(windows make live)剪辑了一个视频:《敢不敢,带上梦想任性一次!》,没想到放到网上之后传播程度超出了我的预想,不少骑行爱好者通过视频联系到我向我讨教经验。

于是,大三寒假骑行环海南岛,在旅途中我刻意拍了更多的视频素材,回来又剪了个骑行短纪录片:《把梦疯够——海南环岛篇》。恰逢国内一个比较出名的自行车网站(biketo)举办“单车电影节”,面向所有骑行爱好者征集旅行作品,我将纪录片投稿参赛,获得了优秀奖。不少获奖者都是一些专业从事影像工作的单车爱好者,作为一个纯业余剪辑,这次获奖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在大四寒假“一路向北去漠河”的旅程中,我理所当然地用镜头和后期软件记录下了这次旅程,后来制作成了纪录片:《一路向北——搭车去漠河》。

毕业旅行:行疆

2014年7月至11月,大学毕业,134天,10248公里,一个人的毕业旅行。经赣、鄂、陕、甘、青、新、藏10000多公里的间隔年骑行。我认真地准备了这次旅行,并给自己的大学骑行生涯画上了一个完满句号——大学毕业的这个夏天,我用心拍摄了一部毕业旅行的长途骑行纪录片《行疆》。

在这条跨越祖国大地的路线中,我经历了很多。对地理控的我来说,这绝对是一道前所未有的地理大餐!

我走过长江中下游平原,走过三峡,走过神农架原始森林,走过秦岭;

我走过黄土高原,走过青海湖,翻越祁连山进入河西走廊,西出阳关后进入西域新疆;

我在茫茫戈壁里体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哈密体会荒漠中见到绿洲的欣喜;

我在火焰山感受中国海拔最低点的炎热神奇,在浴火重生终于看到了雪山的身影——天山!我来到那天山深处的芭拉提草原和巴音布鲁克草原,走过独库公路翻越天山来到南疆,穿越塔克拉玛干死亡沙漠;

我沿着新藏线翻过巍巍昆仑,闯入阿里无人区,看到荒无人迹的羌塘草原,看到神山圣湖。我站在山脚的大本营,一睹万山之王的珠穆朗玛!

一路平原、山地、峡谷、森林、草原、湖泊、戈壁、沙漠、冰川、雪山……

详细的游记和纪录片,现在正在不断更新中~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联系青蜜获得链接。

总结起这趟旅行,是这样的:

于我个人来说,通过这一路的经历能开阔自己的视野,丰富自己的知识,完善自己的价值观,锻炼自己行动、思考、判断能力。

于认可我这趟骑行的诸位来说,首先通过我一系列的所见所闻,能给予大家“走出去”的勇气,认识到中国壮丽的山河地貌,从而产生普遍的环境保护意识。其次透过发现出来的问题,能引起大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并能独立思考判断。最后,当有需要的时候,希望大家能身体力行,为了那个共同的美好明天。


在这个星球上,生命何以存在?

脚下土地河川,可抵岁月轮转?

疲于奔命个体,可窥生命另种可能?

若你同我样爱这土地,可也会踏上这段旅途?

134天,10248公里,一个人的毕业旅行,

深入边陲异域,单车丈量这生息之地!

不睹骏马草原,怎知生命如歌;

不察岩羊绝壁,怎谙自由真谛。

霓泉划破夜空,牧民欢舞马场;

广场一曲锅庄,昆仑铁骑亮剑沙场。

藏族寺庙留宿,哈族小孩惜别;

维族蜜瓜难忘,图瓦人森林明途。

新疆不全是暴乱,秦岭南北咫尺;

祁连之巅有冰川,藏西阿里是荒原。

天山偶遇俄罗斯骑友,新藏线搀扶荒原;

野牛沟摩友共度,中哈边境道别日本友人。

霍尔果斯流连余晖,塔克拉玛穿越死亡之海;

珠峰大本营望地球之巅,冈仁波齐转山祈福。

追随探索的脚步,向着黎明勇往直前。

跋山涉水若需要理由,那请让我灵魂也洒遍水万山千。

旅行如开卷,生命不止一页。

纵使平凡是注脚,至少还能翻篇。

岁月车轮滚滚向前,

脚下道路渐行渐远,

山河依旧容颜易欠,

幸运的是……

年少之心如是未变!

——《行疆》序语

《行疆》照片

羌塘自然保护区
珠峰脚下
布达拉宫

青蜜访谈

青蜜:你觉得骑行在你人生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角色和定位?

况露:骑行是我所认为的所有旅行方式中将速度时间金钱成本与深度观察学习、个人独立体验平衡到最佳的一种,而这样的旅行态度正是我对有限生命之无限热爱的一种践行方式。所以骑行于我而言就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但绝不是生活的全部。在我目前的物质水平和心理状态下,骑行肯定还会是我一个阶段内占据生活主频率的一份子。但未来还有什么别的有趣的事在等着我,谁知道呢……

青蜜:我们看到,你大学四年,骑行了很多长途,几乎每次长途,都做了非常棒的文字、视频总结。不管是骑行,还是做文字和视频,都会花大量的时间。请问,你是如何兼顾这些事情与大学其他事情比如学习、社工等的呢?

况露:基本原则还是利用课外时间去完成,也就是在别人熄灯玩游戏或周末出去约会的功夫。就拿骑行川藏后完成的视频和游记来说,那个一个小时多点的视频我是每晚几个小时连着半个多月剪辑的。至于14万字川藏骑行游记,从下笔到完稿前后延续了半年多,以至于那些在天涯论坛追我帖子的网友到后面差不多都跑光了。所以作为大学生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学好你的专业知识(如果你不是跟我一样对本专业不太感冒的话),爱好可以有,但不必把全部时间精力都砸进去。当然如果你准备把专业外的爱好当作未来的发展方向的话那就另当别论,甚至可以把前面这句话倒过来说了。

青蜜:如此丰富的骑行经历,想必肯定有难忘的故事。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两三个故事?比如最惊险的事情、最感动的事情、最开心的事情、最难忘的事情或者其他“最……”的事情。

况露:这样说起来印象深刻的故事真不少呀,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就按问题一一作答吧。最惊险的事情是《行疆》旅途骑行到阿里普兰的神山冈仁波齐时赶上大雪封山,为了转山在大本营等了两天,当时盘缠见肘,转山时为了省掉中途住宿点直热普寺100元的“高昂”费用,人家两天的行程我们强行压缩成“一天”,在寺庙只歇息了半个多小时就继续拿着手电踏上了夜路,凌晨两点顶着冈仁波齐的风雪翻越海拔5700的卓玛拉山口,就差没被冻死。下山一路都是结成冰壳的路面,我们手脚并用一直“走”到了早上7点,中间几次打滑摔跤险些刹不住车坠入无边黑暗!最感动的事情是骑行到独库公路上的天山里头时,好心蜂农姚哥拉我进帐篷避风雪取暖吃饭,畅聊5个多小时后我骑上车告别,结果我都走出去一公里了他还追上来送我一袋大米,不忘叮嘱我说后面南疆人稀补给少注意安全。最开心的事情是12年那个夏天和队友骑行到达拉萨后,在客栈巷子里铺上防潮垫磕着花生痛饮拉啤扯着理想与人生,那晚星光璀璨还有流星划破夜空,第二天我们告别彼此各奔东西。最难忘的事情是在北疆和路上碰到的几个车友徒步喀纳斯,为了逃票我们翻山越岭借宿在图瓦人的森林,在沼泽丛林里拿着GPS开路,在镜子一样的原始双湖扎营做饭,在“暗藏水怪”的喀纳斯湖下水游泳……

青蜜: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在你目前的人生经历(不仅仅指旅行)中,最骄傲最自豪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况露:高中分科时选择了不如文科成绩好的理科,最后把物理学成了最擅长的科目并一度秒杀全班名列上千号人的年级前列。(无奈大学专业不是我喜欢的物理方向,含恨至今……)

青蜜:以后的人生,有什么打算呢?

况露: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旅行、户外、摄影、拍片、机械……并努力把上面这些和创业挂钩,目前我已经辞去之前拉萨的工作,在西藏林芝波密县的川藏线上,和当地藏族朋友发展一家特色木屋客栈,并准备以这个为基础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筹建川藏线上第一个自行车主题公园,执着源于热爱,梦想还在继续……

青蜜:对5年前(刚入大学)的自己和20年后的自己分别想说什么话?

况露:5年前:没有一条路可以坦荡无疑的通向我们想要的终局,只有痛苦的“错误”才是获得重生的洗礼。20年后:The more I know,the more I Don't know.

青蜜:最后一个问题,青蛙、长颈鹿、乌龟和熊,这四种动物,你觉得你更喜欢哪种动物,你的性格更贴近哪种动物?

况露:这应该是通过动物看性格一类的测试吧,刚才特地去百度了一下这个组合但没度出来因为我实在不是很清楚这四种动物具体代表了哪一种性格方向。不然我应该比较容易做出判断,如果没得其他选择的话,那就青蛙吧。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智 帅 2018-05-09 12:07

况露,一个朴实不华的90后男生,他有别于时下部门年青一代最求功利、焦虑、浮夸的心理特性。《行疆》的强大,印证了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正遭丢失和破坏潮流中的一股清流;是对追求即食文化当前人们的一次巨大反击。自古英雄出少年,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难得有这样一个少年用身体力行去书写大好河山的篇章。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