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宋天瑜
|0

宋天瑜:一个工科男的光影世界

操场上拍照的宋天瑜

我一直很想问他,你怎么会想到去拍那人人都讨厌的雾霾呢?

去年某一阵子,网上突然火了一组照片,叫做《清华大霾》。那天半夜北京雾霾特别严重,他扛上相机,兴奋地在清华园里四处游荡,于是有了一百多次快门。

我一个朋友问我,他怎么会想到去拍那人人都讨厌的雾霾呢?

我淡淡地回答到,嗨,不懂了吧,人家这叫一个摄影师的自我修养!

其实我也不懂他怎么会想到去拍那人人都讨厌的雾霾。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小编决定找他喝杯小茶。

好,一个摄影师的自我修养,一个工科男的光影世界,开始。

《清华大霾》的诞生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夜之间就有很多人问我,摄影队的人格外兴奋,说火了火了。”当我问及《清华大霾》时,宋天瑜摸摸头,无辜地说道。

有人说他用一组图毁掉了清华风光摄影的所有小清新。有人说他所拍摄的清华的霾恰恰给清华风光摄影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更有人说这种病态美反而从侧面反映了清华人对雾霾的态度。但其实宋天瑜在拍摄这组照片时并没有格外的花心思,也并没有刻意去想通过这组照片表达某些情感。

“那几天霾特别大,有一天从主楼出来,发现主楼在雾霾中竟然消失了,我当时就想着等再一次有雾霾的时候就拍出一个系列,叫它《消失的清华园》。等了好几天才终于又有了雾霾,我凌晨一点扛着相机就冲出宿舍,结果发现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不都没办法让主楼‘消失’,就决定把这个组照改名为清华大霾。”

于是,从凌晨一点拍到三点,摁了一百多次快门之后,雾霾已经慢慢散了,揉了揉已经酸涩的眼睛,宋天瑜蹦蹦哒哒地回到宿舍倒头就睡。

两天后,宋天瑜终于“老大不情愿”地开始对《清华大霾》组照进行修片,只一个下午就完成了后期工作,把成品交给摄影队的小伙伴之后,他基本再也没有过问过,继续过上了自己悠闲的“风光”生活。

不到一个星期,人人网、朋友圈里,一组名叫《清华大霾》的照片被大家疯转,宋天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拍的照片就这么火了。《清华大霾》的大火纯属“无心插柳柳成荫”,“哈哈,有时候我就是这么幸运。”宋天瑜笑着说道。

实际上,在此之前,宋天瑜的风光摄影一直带有着明媚亮丽的色彩。

与风光摄影的结缘

六月,呼伦贝尔草原新绿。满眼全是醉人的绿色,蜿蜒的公路在此间穿过,停下车,再也不想走。

说起不拍人像而拍风格的理由,宋天瑜告诉我说,是因为自己拍女生时会害羞,久而久之就不拍了。当时小编内心就窃喜,哈哈,原来摄影大神也会害羞啊~当然,小编表面上一脸严肃,表现出了较高的职业素养。

宋天瑜说,因为觉得自己不擅于和模特打交道,而且人像修片工作量大,曾经被 “累到吐血”的宋天瑜的镜头里极少出现人像,他觉得,想起什么拍什么,拍个七八十张有一张是自己满意的就很开心了,总比事前准备事后狼狈的约片好,“而且你如果约了妹子拍人像,怎么对得起影队风光组里千千万万的单身狗。”,宋天瑜淡定地说。

小编突然感觉,嗯,宋天瑜肯定和摄影队的男性小伙伴们有着深厚的感情。

自称是“非常业余的风光摄影师”的宋天瑜,现在已经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大四的学生了。一边是文艺气息浓厚的风光摄影,一边是研究态度严谨的工科专业,两种元素交织在宋天瑜的身上就像他的性格,温和克己而又机灵活泼。

大三下加入学校艺术团摄影队,宋天瑜已从“小鲜肉”风光地变为风光组组长,时常拉着组里的人去外拍。平时的休闲恐怕就是在清华的各个角落游荡,寻找打动自己的瞬间并且用镜头记录下来。

宋天瑜的作品大多数是校园身边的景色拍摄,每一幅作品里都有自己的情绪在里面,“当你心里有了那种东西,你就会不自觉地把这种情绪拍了出来,不管别人懂不懂,只要我再次看到这张照片,我都能想起当时自己的心情。”也许正是在这种心绪的影响下,他对自己的快门格外珍惜,“感觉不对,绝对不会摁下去”。

只是一个健康的爱好

秋语

“难得有一个爱好,干嘛要把它变得那么沉重呢?”

宋天瑜一直觉得摄影只是一个健康的爱好,会让自己有“山洪暴发般的灵感和创作欲”,但他并不想把它变成自己的职业。在宋天瑜看来,越没有功利心,才能拍出越真实越打动人的作品。

宋天瑜坦言,家里人对自己很宽容,尤其是妈妈,面对喜爱摄影的父子俩,她总是有些“无可奈何”。说起自己的爸爸,宋天瑜略无奈地讲了一件“糗事”:

“有一次我爸爸出去外拍,拍照的时候他非要站到一个很高的山顶的边缘,结果脚下一滑摔了下去,要不是山顶上有一棵歪脖子树让他抓着的话,他可能就真的掉下去了。回家妈妈知道之后吓得连忙给我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我千万不能去危险的地方外拍。”

宋天瑜觉得自己不像爸爸那样有“冒险家”的精神,完全能够让妈妈放心,因为“即使真的去了危险的地方拍照,也绝对不敢上传到网上,只能自己偷着乐”。

也许自己离大神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是现在的心态已经让自己有了“追赶的勇气”了,看到大神的作品不再像之前那样“膜拜”,而是淡然处之,吸取经验,自己没准也能拍出那么好的作品。这应该也就是宋天瑜一直不断尝试不断摸索的动力源头所在。

结尾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我很想知道,这次他想到了去拍雾霾,那除了明媚光亮的风光摄影,下次他还会有什么拍摄计划呢?

不过小编嘴一张,问题稍微有那么一点儿跑偏了。

“可乐和雪碧,你最喜欢喝哪种饮料?”

“可乐吧~”

“好,我请你喝可乐吧。”

“不用不用,客气啥啊。”

“那好,那就你请我喝吧。”

“……”

宋天瑜摄影作品:

春之作

四月,人文社科图书馆。那天恰好相机在手。
五月,清华情人坡。五月老是这样的天气,我在情人坡旁的长廊里暂避风雨,看见叶落满地,自顾自地做了一个蠢蠢的决定。而后被淋湿了。
春分,长安街悬日。
普卡基湖,新西兰,山川无言。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