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悟慈仁
|0

悟慈仁:生命不息,创作不止

悟慈仁

悟慈仁92年出生在上海,大学读的专业是法学,毕业后从事法务,同时也是个兼职作家。

从上初中起,悟慈仁就喜欢上了写作。高中时经常在校刊上发表文章,到了大学,他才开始真正考虑要不要把写作往专业的方面发展。无奈自己读的是法学,而关于读法学当初最大的想法也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认为,法学与文学颇为接近。也可能是当初读东野圭吾的小说比较多,他觉得多了解一下法学对以后写作肯定会有帮助。

说起爱上写作的缘由,也是因为对阅读和电影的热爱。最早悟慈仁喜欢看武侠小说,从此爱上快意恩仇的书中江湖。又因为武侠小说的缘故喜欢上中国传统文化,诗词曲赋,儒释道,他的笔名“悟慈仁”便是来自于此:道教的悟性、佛教的慈悲、儒家的仁义,三者合起来又变成了一片虚无,无此人。从散文到晚清小说,从民国看到现代,从国内看到国外,在广泛的阅读中接触各种杂乱知识,也在浩瀚无垠的智慧中感受到自己的无知,同时也体会着思考带来的痛苦与快乐。

除了阅读,悟慈仁的另一大爱好就是看电影,看电影的快乐和看书很相似,一本书或者一场电影,就是一个人和一个世界,代入其中畅游一番,再回到现实便有种过了一生的感觉,让他觉得充实过瘾。这些爱好对小说创作当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就像许多人把创作比作输出一般,看书与看电影对悟慈仁都是一种输入,吸收了诸多的世界观和文化之后,通过想象将它们演化成自己笔下的一切。

在大三那年暑假,悟慈仁与专业编剧合作过动画剧本,后来也试过动画剧本、分镜稿、悬疑小说、人物传记等各种题材的创作。他很享受文字从脑中流出成形的过程,对于题材没有过多的局限概念。大三时悟慈仁写过长篇小说《皆随水去》,后来稀里糊涂和一家网文网站签了约,写到几十万字发现那篇长篇小说和网文思路不合,便停笔不写了。在那本小说中,他畅想出一个没有法律的未来世界,一方面或许是对自身学法学的迷茫,一方面是他觉得自己看到的法律无法完全给予人幸福。

写作对他而言是未忘之初心,在毕业后,他一直将写作作为兼职融入生活中。他认为工作的时候就是自己与社会接触的过程,有时候很多灵感和想法会因为工作中接触到某个人,遇到的某件事而萌发出来。这对于他的写作有着很大的帮助,等到下班,他就会迫不及待的记录下来,构思成文,再一遍遍修改打磨,相信这份执着,最终会有好的结果。

热爱阅读的悟慈仁,意料之中是个科幻迷。科幻小说是他大爱的类型之一,任何题材都想尝试的他,写科幻小说变成了一种缘分和必然。每每选购书籍,他都会购买大量科幻书籍和科学书籍,科幻电影更是让他欲罢不能。刘慈欣的《未来边缘》、小林泰三的《看海的人》和《微宇宙的上帝》等等对他影响很深。

在这次科幻小说创作大赛中,悟慈仁提交的作品《绝对零度》让人印象深刻。“《绝对零度》,这四个字本身就充满了科幻和诱惑,而且这四个字也是一个科学名词,只是科学如今尚不能达到这个界点。所以它的出现必定会伴随一系列的‘幻’。绝对零度会伴随‘永恒’的到来,虽然这份永恒显得片面而渺小,但是它所能爆发出的机遇却是可以改变世界的。”悟慈仁在谈到投稿作品时说道。如今环境问题、资源问题都是比较严峻的世界级问题,小说提出这样的设定,如果“绝对零度”真的出现,科学会被如何利用?故事中的科学明显存在局限性,一味想着靠科学逃避问题的解决方式迎来的必定还是毁灭之日。所以计划失败了。

“我个人并不十分喜欢悲剧作品,现实已经如此残酷,为何还要在虚幻的世界中寻找伤痛呢?有很多人看小说本就是来抚慰伤痛和寻找归处的,就和《绝对零度》一样,人们在阅读科幻小说中放松心情,在这里面寻找方法去击溃现实的难题,所以我最后还是要给世界以光明,以希望。”

悟慈仁说:“必须要一直创作就是我的创作原则。”兼职或全职并不影响他写作的专业性与对这条道路的探索和执着。写作会成为他的毕生之路,生命不息,创作不止。对未来的规划还是放在多学、多看和多写上,多体验、多思考、多写作总是没错的。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流于某个板块的人,写作是编织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中的人,那些世界中的文化需要太多的知识和感情去沉淀。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