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飞氘
|1

飞氘:写科幻是想把古怪的念头分享出来

人物简介:

飞氘,“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复审评委,80后青年科幻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清华大学文学博士。曾在《科幻世界》、《天南》、《文艺风赏》等杂志发表科幻、奇幻小说,代表作为《去死的漫漫旅途》、《一览众山小》、《蝴蝶效应》等。著有短篇小说集《纯真及其所编造的》、《讲故事的机器人》、《中国科幻大片》。此外,还曾在Science Fiction Studies、《当代作家评论》、《读书》、《中国比较文学》、《南方文坛》、《上海书评》、《今天》、《文艺报》等期刊上发表学术类文章。作品多次被收入“年度最佳科幻小说集”、“中国奇幻小说选”等。根据自己同名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剧本《去死的漫漫旅途》、《巨人传》分别获得广电总局主办的第二届、第三届“扶持青年优秀电影剧作计划”奖。短篇小说《一个末世的故事》被译成意大利文,《魔鬼的头颅》被译成英文。曾入围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飞氘的作品想象力飞扬,天马行空,与一般意义上的“科幻小说”不同,他的作品中意象纷繁,历史未来交错,在看似不着边际的幻想中寄托着对现实的审视与思考。而飞氘本人在其瘦弱严肃的外表下,也是一个言语坦诚,透着冷幽默和反差萌的年青人。

飞氘

以下是青蜜科技记者对飞氘的访谈实录:

Q:“飞氘”这个笔名看上去很酷,起这样的笔名有什么含义吗?

A:其实没啥特殊的含义,当时就是想找一个看起来比较酷、以前没人用于人名的字,所以还是感谢拼音输入法,让我找到了这么“失败”的笔名。


Q:您作为科幻作家是不是更爱把精力用在脑海中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现实生活还有什么其他的兴趣爱好吗?

A:现实中的我确实比较宅,最喜欢的事情也就是读书、看电影、看美剧,偶尔和朋友打打球、打打牌。


Q:您现在是在从事专职的科幻写作和研究,专职写作的话,您是会坚持按自己的意愿来写,还是会考虑如何写能迎合读者口味而使自己的书畅销呢?

A:以前一直在读书,感觉日子过得还可以,所以一直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最近走入社会,愈发感觉很缺钱,正在考虑以后是不是应该迎合读者口味。


Q:目前,华语科幻圈把您及多位80后青年科幻作家命名为“中国更新代科幻作家”,那么您觉得这里的“新”除了是指创作者的年龄层外还体现在什么地方?

A:可能主要是说在新的作者是在新的社会氛围中成长起来,“更新代”的主体应该是80后和90后,是在改革开放时代出生和长大的,肯定比50后、60后更少历史包袱,脑袋里的想法也不太一样,但和更年轻的一代比起来,仍然不够灵活。


Q:您的很多作品在我看来更像是寓言,比如《中国科幻大片》中收录的作品,尽管我看到过您说是为了“好玩”而写,但给人感觉还是不乏象征和隐喻,那么您写科幻终极想表达的是什么呢?

A:主要是因为写非科幻的东西也写不好。写科幻的人毕竟比较少,想要在人群中显得有点自己的特色相对容易些吧。如果说想表达什么,主要就是想把自己想到的一些古怪的念头拿出来跟人分享,类似于一个人收藏了什么自己觉得挺了不起的宝贝,想拿出来给大家瞧瞧的感觉。   

《中国科幻大片》 飞氘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

Q:个人感觉,“科幻”作为文学类别的一种,因其小众、边缘、恣意而更具独特的魅力,如果科幻变得大众、主流了,留给作者的创作空间会不会反而小了呢?

A:我觉得不会。关注科幻的人多了,社会资源就会往这个领域分流,发表平台多了、作者得到的经济收益多了,生存境地改善了,整体空间变大了,个体的空间也跟着变大些。比如你们这次科幻超短篇创作大赛存在的前提之一,也是有赞助商,然后许多写作者才有机会涌现出来。


Q:本届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吸引到包括很多高校科幻社团成员在内的大学生甚至中学生参赛,作为评委您对这些年轻的创作者有什么建议和鼓励?

A:坚持写下去。天赋是羡慕不来的,如果天赋差一些也无妨,写作是一件体力活,像马拉松,到后面往往比耐力了。所以坚持写自己的小说,让评委们头疼去吧。


Q:如何看待现在中国科幻IP影视化热潮?未来会将自己的科幻作品影视化吗?

A:蛋糕做大了总是好事,今天蛋糕分给刘慈欣,明天蛋糕分给王晋康,只要持续下去,总有希望轮到我。我们影视行业的利润回报和目前大多数文学期刊的稿费标准比起来,可以说影视圈掉一块米粒够作者吃一个月了。如果有人愿意拿钱砸我,何乐而不为?

2015年10月9日北京师范大学敬文讲堂,在由青蜜科技主办的“科幻 TO 天文”主题沙龙上飞氘(左二)作为对话嘉宾与现场观众互动交流。

最后放送在青蜜科技主办“科幻 TO 天文”主题沙龙上,飞氘对科幻界“万年难题”的回答——

Q:科幻迷如何找女(男)朋友?  

A:首先,作为一个写过正经学位论文的人,我持一个非常严谨的态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并且十分惊讶于这样一个没有经过严格论证的问题,竟然顽强的存活了这么多年,我在很多场合都听到过这个问题。其次,关于找女朋友,我想说一下,关于时间尺度的话题。很久以前,庄子就说过,假如一个生命只存活一个上午,你怎么跟它谈到黄昏呢?假如一个更大尺度的生命,它的某一个现象的周期就已经超出我们的尺度范围,那我们如何很好的理解它呢?所以,找女朋友,一定要找和你在同一个尺度上的人。所以科幻迷平时要多关注同一类型的微信号,参加一些科幻类的活动,这样比较容易找到和你同一尺度的人。

1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