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张军
|0

张军:学生让我走上写作之路

张军,笔名“小高老师”,陕西铜川人,小学教师,儿童文学作家。目前在陕西省铜川市金谟小学任教的张军,已发表连载、专栏作品百余篇。

“小高老师”是张军随意起的一个笔名,却一直沿用至今。“编辑让我想个笔名,我当时在评‘小高’职称,随口一说觉得还真可以——在高手、高明、高尚之意中还带有隐隐的自谦之感,好记又特别。”

 “小时候,我是院子里的孩子头,因为特能编鬼故事,所以邻家小孩喜欢我;我上学的时候写作文也不错,经常被老师当范文。”高考前,张军曾专程到北京报考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专业、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编导专业。大学时代还在校刊做过美编。尽管他多次与文学创作之路擦肩而过,但后来的经历终于将他的文学梦想、文学基因挖掘出来、重新焕发。

大学毕业后,张军没有直接当老师,而是在社会上打工,做了三年的酒水业务员,同时帮助师兄的武术学校当教练,2005年3月才正式进入校园。“小学里的男老师很少,除了英语课没带过以外,其他学科我都做过,后来因为一位二年级的女老师要回家生孩子,我便接了她的班级。”从那时起,张老师便开始教语文、当班主任,直到把那个班级带到小学毕业,也成为了该校唯一一个连续五年当班主任教语文的男老师,这期间他还在学校创办了武术队。

 

张军带领小学生操练武术

在2008年之前,张军没有发表过一个字。“朋友们都知道我是武术教练,突然成了‘文人’,大家都很好奇。”张军投身文学创作之初,仅仅是因为让三年级的小学生们如何学会写作文。他和孩子们一起说故事、一起写故事,逐渐发展为文学创作,直至在孩子们上到四年级时,他们故事最终变为铅字,一套四本奇幻小说得以出版了。可以说是是学生让他走上了儿童文学创作之路。“我感谢学生,感谢我的孩子们。我很庆幸我的职业是教师,我很欣喜我的事业是儿童文学创作,职业与事业都和孩子们联系在一起,当爱好变成职业成为事业,多么难得啊。所以我一直坚信,我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儿童文学作家——至今我也没有在简历中称呼自己为作家,而是称呼为‘作者’,我从不敢晒省作协的会员证,甚至不敢告诉别人我是作家。因为我觉着我离作家还很远。”

张军自称是“老幻迷”、“新幻者”。“2005年,一个女生在课堂上‘偷看’一本名为《飞·奇幻世界》的杂志。我把这本书‘收缴’后,便爱不释手,结果轮到我躲在在办公室偷看。后来便接触到了《科幻世界》杂志,成为“幻迷”。多年后我出版了8部奇幻图书,成为了儿童文学作者,但创作的瓶颈期和迷茫感让我止步,直到2015年初,我在科幻科普作家郑军老师的帮助下,明确了创作方向,为孩子们创作有思想的科幻作品——我找到了组织,我回归了,我是新幻者。”

 


除此之外,张军还分享了他的写作经验。很多情况下,长篇小说越写越容易与最初的构想不一样,因此他会先想好故事的开篇再动笔。写的过程中要随时做笔记,“我会在本子上画故事结构图,把关键点、故事发展的节点、人物关系等等都表现出来,随时提醒自己。还有一个小技巧是,在文档里加入批注,写明这里的情节之后要用怎样的形式演绎出来。”

 宝树的《三国献面记》与阿瑟·克拉克的《最后一个地球人》是张军很喜欢的两部科幻小说,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将《三国献面计》作为教科书来学习,而《最后一个地球人》是他的作品希望达到的意境

看电影也是张老师的一大爱好,但这不仅仅是为了娱乐:“我不知道现在的科幻作者爱不爱看科幻电影,对我来说看电影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他在看电影时会随着剧情发展,用文学语言在脑海里将那个场景描述出来,尤其容易被一些具有缜密的逻辑推理的电影所吸引。“冷门电影更应该看看,一些意识流的电影即使看不下去也要想想创作者为何要拍这么一部作品。想象力是我们科幻作者的宝。”

 在本次大赛,张军共投稿了三篇作品,分别是《兵战南极》、《我是“做”者》和《伟大而隐秘》。

《兵战南极》的灵感来自于他看到的一则关于“美国国防部未来七大科研方向”的消息。“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科幻题材,但是一直没有方向入手。直到前一阵看到华为终情局和青蜜科技举办的‘未来全连接’科幻超短篇大赛,我顿时知道该怎么写了。”“未来全连接”这五个字给他了方法性指导,于是便有了将七大科技集于一体的士兵,去地球上最极端的地区执行艰难的任务。

《我是“做”者》是张军在一个群里讨论“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作家”时写下来的。“当时大家都在说我要通过怎样的努力去成为一个作家,我却想如果几十年后我还是作家,会是怎样的情景,所以就这么一气呵成写下来了。高社长、小雷编辑都是当时在群里讨论的人,我把它们写进去了,后来我在群里的发的回复就是这篇文章。”

张军生活照

 除了写小说之外,张军在业余时间参与了不少动画剧本的创作。他也很希望有机会把自己的作品改编为剧本、进行影视化,这是很多科幻作者都会想的事。张老师目前已小有名气,但他表示以后不会转型为专职作家。“自从我成为‘作家’,我就有三次机会可以离开学校,但是我每次都选择了留下。是学生让我走上了写作之路,放下浮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的领路人郑军老师曾说过,其实现在的科幻还不够‘热’。所谓的‘热’是我们参与者感受到的,例如写作环境、发表、评比的机会确实好了不少。但是在大众之中,这种热度还是不够的。”最后,张军希望科幻同僚们“沉住气、认真写、多思考、齐努力”,把我们中国的科幻文学事业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