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雪糕掉地
|0

雪糕掉地:科幻是让人清醒而思辨地做梦

薛芃

雪糕掉地,原名薛芃,海南人,研究电气工程电力电子方向,即将开始他的博士生生活。

他从小就喜欢看《科幻世界》,非常喜欢科幻作家飞氘,第一次读到《去死的漫漫旅途》和《讲故事的机器人》的时候,就被飞氘汪洋肆意的文风震撼了。森见登美彦也是他很喜欢的小说家,其在作品《四叠半神话大系》里讲述的典型大学宅男的有趣故事让他很有共鸣,主人公的师父樋口作为一名游走在退学边缘的大学生仍然能生活得泰然自若,让他特别钦佩,而其中构筑的“森见式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观尤其令他向往。当然作家们的脑洞和流畅的表达能力也是他期望达到的。他比较喜欢日本文学,尤其是推理与幻想这两种类型,在阅读过程中他很享受置身于作者讲述的故事中,而对于特别喜欢的作家,他则会在阅读结束后认真思考各个部分安排的用意。

雪糕掉地从初中开始写作,因为感觉人生阅历有限不好把握纯写实的故事,所以他更偏爱写带着幻想色彩的故事,科幻或者奇幻,偶尔也写写诗,这种音乐性最强的文体能让他感受到文字的节奏感。

高中的某一天他正在看《流浪地球》,这时有个人走过来说了一句“嗯,刘慈欣好啊!”这样的奇遇让他结识了同样喜欢幻想文学的好朋友,他的作品也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读者。雪糕掉地开始写一些短篇和中篇小说,然后与朋友交换作品阅读,互相取经,阅读量比他更大的朋友偶尔会恶作剧,故意改写某个大神的短篇假装是原创看他是否能发现。正因为和朋友的这种互动,他得到了很多启发,也更有写作的动力。如今,写作成为了他学习之余放松的手段,写得多了还能在写专业报告和论文的时候可以更顺利地组织语言。

在雪糕掉地眼中,科幻就像是一边讲述一个不可能的故事,一边论证着故事的真实性。“虽然科学技术的描写在科幻中很重要,也是区分科幻和其他幻想题材的标尺,但是我个人认为‘科幻’作品中的‘科’更多时候是为‘幻’服务的,后者更贴近故事的核心。和其他幻想题材相比,科幻作品里往往有一种天然的张力,这个幻想世界里至少要有一角与我们的理性世界关联。如果说幻想就是做梦的话,科幻就像是让人清醒而思辨地做梦,无论是对创作者还是受众来说,这都很有难度,但是很有意思。”

作为清华大学学生科幻协会的一员,他可以在这里认识很多有意思的人,和大家分享好书好电影,还有原创部组织的写作练习,大概每个月会给出一个主题让大家自由创作,虽然他更享受做一个读者,不过大家的好点子好作品也让他得到了提升。

雪糕掉地与我们分享他在写科幻作品时,一般会先想展示自己脑中的一幅非现实的图景,然后为了增添说服力,或者为了制造一种疏离感,才引入科学部分。因为受到写诗的影响,他在写故事时有着与众不同的节奏感。

参赛作品《图灵咖啡馆》讨论了图灵测试的老命题,因为某天突然意识到图灵测试首先需要一个确实的“人”作为审判者,那谁来审判这个审判者呢?于是他有了灵感,想要把焦点从“考生”移向“考官”,让这个老总是变得有趣起来。主要角色登场时都是以“考官”身份亮相于舞台审视着别人,但是最后一刻他们发现自己也被审视着。这不禁让我们去思考我们的人工智能会不会具有意识?以及如何判断人工智能是否具有意识?怎么判断邻居不是人工智能?以及当我们怀疑邻居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瞬间的自我怀疑?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