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沈华朝
|0

沈华朝:我和科幻没有交集,因为我已经是科幻的真子集

沈华朝自画像

沈华朝现年24岁,坐标香港,目前在实验室当助手,从事人体工程学方面的研究。“我的专业和电力电子相关,这个专业不是自己选的,不过似乎很多科幻作者都是这个专业,感觉很奇妙很有缘分,毕业设计做的是机器人。我的工作和专业对科幻创作没有什么主观影响,客观上来说,这些专业知识有助于细节性的幻想和设定。”沈华朝说。

沈华朝兴趣广泛,研究过剧本,自学文学理论,闲时会把小说、漫画、动画、影视和游戏放在一起,做比较、评论和分析。这些对写作助益非浅。除此之外,沈华朝偶尔画点画,给自己的同人作品(即根据原著设定,改写原著人物的命运,所发展出的其它剧情)配个插图。

从小学开始,沈华朝就开始在网络上写动漫同人,这一类作品就是建立在某些原著设定上,根据自己的意愿改写原著人物的命运,以此发展出新的剧情。沈华朝非常热衷于此,一直写到现在。“这些动漫同人中的科幻题材是我偏好的一种,而创作这类小说的起因是对某些原作的不满,比如那部至今没有完结的万年死神小学生柯南(《名侦探柯南》)。”

大学时代,沈华朝经常在半夜写作,有时候喜欢去咖啡店写。“我是有灵感就写没灵感拉倒的任性类型,大半的时间都是靠脑补,腹稿有了写起来很快。还有一种奇妙的现象叫做死线将至,灵感迸发,就是生活压力越大的时候就越想写点什么,反而放松的时候没啥动力。”平时沈华朝主要写写同人,和同好交流,偶尔会写古风或者奇幻类的。“写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阻碍,每天不写就会不舒服。具体写什么、写多少,就看心情了。”

引用维吉尼亚·伍尔夫在《论小说与小说家》中一段话,“所谓‘恰当的小说题材’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恰当的小说题材;我们可以取材于每一种感情、每一种思想、每一种头脑和心灵的特征;没有任何一种知觉和观念是不适用的。如果我们能够想象一下小说艺术像活人一样有了生命,并且站在我们中间,她肯定会叫我们不仅崇拜她、热爱她,而且威胁她、摧毁她。因为只有如此,她才能恢复其青春,确保其权威。”把自己笔下的作品当做一个活人,建筑它,打磨它,哪怕摧毁它,这大概就是沈华朝关于创作的态度。

身为一个90后,在这个科技极速发展的世纪之交,沈华朝说,感觉自己已经生活在了科幻的世界里。许多东西一年前幻想过,一年后就可能实现了。平时阅读或者观看的小说、漫画、动画、电影、电视剧、其他类艺术作品,90%含有对现当代科技的畅想以及遥远未来的想象。中学的时候,沈华朝偶然被同桌推荐去看了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后来细想想对自己影响还是很深远的。高中毕业之后被另一位同学推荐去看了刘慈欣的《三体》,这算是他第一次接触国内的科幻小说。沈华朝说,身边的人喜欢科幻的很多,所以和科幻的邂逅也是必然的结果。“总而言之,我和科幻没有交集,因为我已经是科幻的真子集了。鱼在水里面,哪里还知道有水呢?”

除了科幻,沈华朝对天文学也有浓厚的兴趣。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看了《美少女战士》,他学会的第一组英文单词是九大行星(现在已经不是九大了)和日月地球。“千万不要被魔法少女的表面欺骗了,这其实是一部包含时光穿梭祖母悖论、外星人大战、古文明守护地球的科幻作品。”有一次逛书店的时候,沈华朝看见一本科普读物,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太阳系写真》,作者的名字已经记不清了。那本书深入浅出,语言优美。当时买了两本,一本自己批阅,包括改错字和校对最新资料,另一本在学校传教。正当沈华朝准备买第三本收藏的时候发觉它绝版了。后来又看了很多科普书籍,BBC、Discovery、NationalGeographic的纪录片,涉猎的范围也不仅限于天文学了。

“大概也就是那段时间吧,第一部令我映像比较深刻的科幻作品是GAINAX根据凡尔纳小说改编的动画,国内引进的时候名字就是《海底两万里》,不过我更喜欢原名《不思议海的娜迪亚》。后来去看了凡尔纳的原作,以及他的其他作品,算是第一次真正接触了科幻文学。”

在这次科幻大赛中,沈华朝的作品《下载者》有着非常特别的世界观,十分引人注意。这篇小说的灵感源自某次出门办事,排队排了几个小时,沈华朝感觉非常无聊,于是就开始在手机上写这个故事。可以说,灵感忽至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唯一能做的就是平时的积累,以及及时抓住它。沈华朝最近几年看了不少赛博朋克的作品(赛博朋克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他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人类的赛博化,或者下一部进化方向是什么?极端的至高倾向(至高倾向:游戏《文明:超越地球》中人类进化的一个方向,主要体现在赛博化和精神上传)令主流社会反感——但是网络、智能终端的普及的今天,实际上网络和电子设备已经成了人类的第二大脑,并且通过社交网络,朝着极端同质化的方向发展;而大数据分析的出现,让人类心灵的秘密自动暴露在了网络当中。这已经不是趋势,而是现实。

《下载者》这篇小说,意在探讨这个网络化的未来,到底会网络化到什么程度。所以假设了一个通过脑波网络协作的新人类集团,并展示了它与旧人类、突变个体之间的冲突。“‘下载者’这个概念,是来自于某P2P下载软件中“关闭上传”的这个功能的联想。因为视角是从一个突变个体出发的,所以可能令身为旧人类的读者感到新奇吧……”沈华朝说。

“我参赛的这一篇,影视化从技术上来讲一点儿都不困难,只是需要主角演技了得……以及编剧和导演对节奏的把握。毕竟是第一人称的小说,关注个体内在的微妙变化多于外在冲突。如果我自己来拍的话,会比较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一点,以弥补演技不足的情况。”目前沈华朝正在把《下载者》扩展成一个中篇系列,包含了几个相关人物的故事。这个故事的设定背景倒是很适合横向展开,如果有合适的构思的话,写出在同一个背景下的长篇故事应该不难。长篇故事通常人物丰富一点,情节也会外化一点,比较适合二次开发。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小蜜 2017-02-22 18:02

我就是试试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