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专访

INTERVIEW
宁如是
|2

宁如是:写科幻让我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参赛作品中有一篇小说名叫《她》,讲的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个不存在女性的世界。很多人看过以后都大呼充满直男癌的思想,其实作者宁如是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的本意是想要讽刺专政和集权,“女性灭绝最终导致人类灭绝,这是不可逆的结局”。

宁如是

宁如是,来自江西,刚刚毕业于海南医学院。别看她有着安静温婉的外表,她可学过跆拳道,而且能够徒手举起一袋25kg的大米。我以为学医的人会比较严肃,她却很风趣地说:“要是遇到医闹被病人打了就拉着二胡坐在护士站哭泣。”我估计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其一是病人应该打不过她,其二是她沉迷写作所以放弃了进入三甲医院工作的机会成为了一名编辑。

高中的时候宁如是参加过一个创新作文大赛,有趣的是比赛占用了语文课的自习时间,而她是因为语文成绩不好被老师打发去参赛,全校600人参赛,她竟然成为进入复赛的两人中的一个。更有趣的是她并没有去参加复赛,原因只是因为她觉得靠写作保送好大学不如靠高考分数实在。

这个实在的姑娘在大学时坚持写作,靠稿费秒杀了众多勤工俭学的同学,还凭着发表的作品多获得了文艺风尚奖学金。写作就是她的另一个灵魂,帮助她认清自己,反省自己,“现在只要每天不写点东西就全身不舒服,偶尔翻看过去自己写的故事,就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时空旅行。”。她说自己可能是第一个收好医学学士学位,却大步流星扑向青春作品,选择穷困潦倒一生的人,她就想安安静静地活着,写出很多很有意义有价值的作品,“毕竟我的梦想是当个死后成名的大作家”。

主要约稿主流青春杂志的宁如是谈到,青春文学的读者年龄群有限制所以发挥空间有限,目前她更喜欢科幻,写科幻时有种兴奋感刺激她的大脑皮层,能让她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她认为“优秀的科幻作品会比刻意捏造的爱更贴近生活”。在她眼中科幻有着浪漫又极具张力的魅力,“科幻作品其实主要集中在两个母话题,即世界之外的世界和社会之下的社会。科幻的作品和寻常文学作品不同,它有着独特的文学责任。我们的世界大多是有序的,但人却会陷入各种不确定的困局,我们总结出一套规律对世界进行测量,但却总是无法将它征服。《黑暗的左手》就将女性主义放入科幻题材中进行探讨,看似荒谬的观念下,其实模糊了性别和社会模型,这是其他类型作品所望尘莫及的。”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宁如是家里就在订阅《科幻世界》,直到高中凡尔纳的三部曲都是她最喜欢的书,“鹦鹉螺号”也对她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谈到凡尔纳的作品,她很激动,她说:“如果要给青少年推荐书,我一定会最先推荐他的三部曲。凡尔纳的作品中总是充满了有趣的想象,也包含着许多实用的细节。我自己有时候会记住一些奇怪的知识点,比如金鸡纳树的树皮(奎宁)可以治疗疟疾,这个点在《神秘岛》里提到过一处,上一次看《神秘岛》已经是6年前了,但是直到今天我还把很多细节记得清清楚楚,足以说明他作品的魅力。”

在宁如是的写作过程中,廖舒波给了她很多启发,“我一直认为科幻作家都只会写科幻,但是见到她之后,我发现无论是科幻还是青春杂志短篇,我都不及她,这让我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能力,和写什么题材无关,所以也没必要局限于某个特定题材”。

“安非他命,如是我闻”,宁如是,宁愿如此,希望借这个笔名可以告别以往,重新开始,未来的她一定可以在文学的道路上飞出不一样的精彩。

2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