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资讯

NEWS
|0

呀!你看那秋风撩起小水车,吱呀吱呀

【私奔理由】

或是抬头看到的那依稀晨光,或是一嘟噜黄色夹竹桃摇到我的脸上,或是走在河滩时,不小心被沾湿的脚底,或是穿过大街小巷时,突然传来的歌谣。所有的美好,都是在冲击着我们如饥似渴的心灵;一切的躁动,只是为了提醒我们:秋意正浓!去奔跑吧,去寻觅吧!让清风化成蝴蝶,带着烂漫花香,溢满你的心上。

“能看书就不要发呆,能睡觉就不要拖延,能吃饭就不要饿着,能亲吻就不要说话”。女文青总是能在这纷繁芜杂的世界里觅得一方桃花源,然后一拍即合:这世界光怪陆离,荒诞又真实,我们会把今天过的比昨天更有意义,让明天的到来不再苍白无力。因为,我们有闺蜜!

和蕾蕾一番商议,规划之后,我们便安排好各自的工作,买好车票,准备好行李,期待着踏上私奔征程。

【私奔路线】

合肥—泾县—查济古村—汀溪乡

【私奔故事】

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按照惯例,故事的开头都要简单交代下人物背景和人物关系。那我选择用林俊杰《江南》这首歌来概括我们的相识相知。2005年9月高一开学季,我和蕾蕾的第一次交集。她从讲台走过,穿着红色短袖T恤,短短的头发,瘦瘦的身材。那时的我绝对想不到她会变成现在这样长发飘飘的女神。然而我们真正驻扎在彼此的生命里直到现在,是高一下学期成为了同桌之后。

她是慢热的天蝎女生,熟之前喜欢一个人拿着笔,低着头埋在书本里,下课时间也只是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而我是天性咋呼的射手座,那时的我迷恋上了唱着《江南》,有着可爱酒窝的单眼皮男生林俊杰。拿着随身听,放进磁带(虽然都是盗版的),戴上耳机,按下play键,是高中时期舒缓压力最棒的方式,没有之一。于是我便成天的在蕾蕾的耳边重复:

“你知道林俊杰么,可能没有周杰伦那样出名,但是他唱歌好好听哦”

“快!听一下副歌,旋律超赞哒”

“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在我不懈的言语轰炸下,她也渐渐的听起了林俊杰,当出现学习压力太负重,考试结果不顺心等种种情况时,我们都会约上对方,在课外活动的半小时里,坐在食堂旁的小河边,塞着耳机,听着江南,任微风吹过脸颊,然后相互打趣,相互鼓励!那时我们吃一份凉皮,睡一张小床,读同一本书,听同一首歌。高二那个冬天,我们代表学校参加全县的元旦汇报演出,窃喜以排舞为借口逃了早晚自习,结束后狂奔去照相馆拍了大头贴留念,那段排练的日子至今仍记忆犹新,《大地飞歌》的旋律还在耳边回响,那是枯燥高中生涯一抹亮丽的色彩。无数个夜里我们仰望的星空,那里安放了我们狂热又可爱的青春。

尽管去异地读大学让我们相隔千里,友情却开的越发绚烂。毕业之后兜兜转转几个秋,一定是命运的眷顾又让射手找到了天蝎,我们来到了同一座城。感谢老天!让我们留在彼此的明天里,陪彼此颠沛流离。前不久,林俊杰的演唱会唱到了我们的城,我和蕾蕾一起去听了一整场,圆了那时的梦。我们都万分怀念与激动,和林俊杰就这样走过十年。点滴的温暖在脑海不断重演,要说感恩,不如铭记!

寺庙亭台塔影下,小桥流水杏花天

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有家乡—中国—世界的递进次序,而我们,生活在徽文化之乡,却从没有机会好好的爱过这片土地。

于是我们去了并没有什么名气的查济古建筑群。

这几年,古村古镇开始变成旅游大热,随之而来的也是过度开发,商业化严重,游客爆棚等一系列问题,让人感到不安。

相比于西塘,西递,宏村,查村或许没有那样的精致恢弘,然而沿着小溪往古村深处走去,那一栋栋的明清古宅,一排排的飞檐翘角,一列列的青砖黑瓦,足以让人瞠目结舌。高高的门楼雕梁画栋,鳞次栉比的古屋陪伴着小溪,静静流过几百年。

我(左)和蕾蕾(右)

一大清早我们便从合肥出发,一路的良田美景,层峦山峰向我们展示皖南的魅力。从县城转车,坐了一个多小时汽车才来到这片安静的古村。

站在村外,那里有一棵古老的大树,没有绿叶,只有干枯的树干指向蓝天,像是在诉说着关于村落的古老传说。入口处有一家居民正在门前的大院子里晾晒刚收上来的稻子,在这收获的季节,这样的场景竟让我们满心欢喜。

来到古村的小街上,日头已是晌午。尽管已是九月,正午的日光依旧毒辣,我们却顾不上旅途劳顿,因为我和蕾蕾都已经被马头墙,大祠堂这些书中画中才能看到的场面所深深折服。我们俩充满兴致,像打了鸡血一般在古村的小巷子里穿梭张望,感受“白墙黛瓦,绵延十里,鸡犬相闻,老少闲舒”的悠然自得。竟一时忘了吃午饭。

等我们回过神来,想起晚上的住宿还没有解决,原本想着上网站预订住宿,但走着走着,我们看到那一条小街两边都是民俗客栈。查济古村并没有太大名气加上这个时期也不是节假日,所以并没有太多游客,只有碰到一个夕阳团和一个家庭团。

小街人很少,我们便决定沿街看一看客栈的住宿条件再做选择。参考了一下网友的推荐,路过比较有名的“翠红客栈”,“古风客栈”,虽建造徽韵十足,但我和蕾蕾都认为一般太著名的地方商业气息都比较浓厚,我们宁愿自己发现,说不定有意外的惊喜。

惊喜就出现在小街尽头的拐弯处。那是一棵枝繁茂密的香樟树,大树下有几个老奶奶正在剥板栗,偶尔也有人过来询问价格,我们一路走过来也看到很多村民在板栗树下拾板栗,剥板栗。这正是板栗丰收的季节,确有“金桂飘香栗满园”之感。

香樟树旁边一个文艺古风的牌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香樟树客栈。这里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敞开着,我们便径直走了进去,喊了很多声,没人答应。等了几分钟,依然没有见到人。一会儿,有对面的村民看到了我们,去旁边叫来了老板。原来老板正在香樟树下专心的剥着板栗,卖着板栗。

老太太热情的带我们上楼看客房,给我们介绍他们家的阳台可以看到美丽的查村全景。晚上的时候还可以带着桌子椅子上去喝茶。“你们随便看,要是满意的话我就叫我女儿来给你们办理住宿”老太太看起来已经八十好几,但爬上爬下,身体很硬朗。

蕾蕾和我看了之后都很满意。便宜又干净。达成一致,我们便住了下来。老板娘热情招待:“缺什么的话,隔壁房间,前台,都自己去拿啊。”

从村口一路走来,我们俩仿佛置身水墨仙境,古村散发的静谧,深邃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我们跳动的心,已经等不及去探索她那“十里查村九里烟,三溪汇流万户间,寺庙亭台塔影下,小桥流水杏花天”的神韵之处了。

把行李放下,收拾了一下满身臭汗。

我:“蕾,你饿吗?”

蕾:“不饿啊,我们收拾一下,过会儿就出去吧”

我:“嗯哪,我也好想赶快去探索古村奥秘!”

我们便索性不吃午饭,想等到晚上一品古村农家菜肴。简单吃了一些备着的零食。我们便拿起相机,冲进了古村的怀抱。

走过三朝,繁盛有你

四顾环山,三溪并流。茂林修竹,千峰竞翠。这是古人对查村的描绘。

我和蕾蕾漫步在早已被踩磨的锃光瓦亮的青石板上,路过的每一处民宅,每一座祠堂,都会伫立凝望,仿佛要看穿他,穿越到那个繁盛时代,去领略他昔日的辉煌。

查济村中有三溪:岑溪,石溪,水溪。古代的村落选址与河流有着密切的联系,聪明的古人沿河建住宅,跨河筑桥,使河流产生隔而不断的意蕴。

我:“蕾,你看这门楼,一定是大户人家!”

蕾:“嗯,你看牌子上写着,官家府邸。好气派哦!”

我:“看看窗棂和门楣,画的是什么,好栩栩如生”

无法按捺心中的惊喜与感慨,唏嘘不已。

站在这些明清古建筑群面前,涌起的是对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自豪感,赞叹的是我们祖先创建这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的勤劳与智慧。我们就像串门一样随意穿梭在居民的家中,而主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自管忙活着自己手里的活,多有善意的笑容却不是特地的关注,这让我们感到舒服自在。

古村有特别多的小巷,像迷宫一样,不断的小岔路让你不知道身在哪里,好像刚刚才经过一样。但是小巷子又是处处相通的,七弯八拐总有出口。我们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迷路”之后,总算走出了小巷,找到了这水墨画的制高点:红楼桥。

饱经沧桑的石桥,藤萝缠绕,远望犹如碧玉横架水上,与两岸青砖黑瓦遥相呼应,周围不乏前来写生的学子,画面和谐安宁,竟带给了我触电般的震撼,我和蕾蕾忍不住在这桥上拍了好久,生怕错过每个美哭的场景,错过每个值得回味的画面。

桥下,溪水潺潺,逶迤曲回。祠堂,厅屋,店铺,作坊和庙宇相辅相成,安详宁静,写出了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天然画意。忽然看见一座塔楼,名为“广源楼”。牌子上面写着“查济最佳观测点”但是只能店内住客才能有幸上去一揽全貌。只有90斤的蕾蕾顺利躲过老板的视线,麻溜的跑上楼,爬上梯,记录了下这美妙的全景。我要减肥!!我也要像风一样的女子。

纵使衰败,不曾离开

“真山真水真诗意铺就十里画廊,古村古刹古风韵尽显万古风情”这是查济,古典,风韵的查济。

如今的查济更像一个熟睡的老人,只能在其苍桑的眉宇间感受昔日的繁盛。清朝末期的黑暗腐败,无法抵挡的山洪灾害,文革时期的大肆砸毁,使昔日鼎盛的查济如今已经破败不堪。到处的残垣断壁,无不在诉说着属于这座古老村庄的悲凉,萧瑟。那一片片黛瓦白墙,我仿佛看到了他们的眼泪,不禁伸手去触碰,竟然裂碎。路过二甲祠,那令人骄傲的飞檐木雕与高大的门头砖雕,在这里被集中展示。栩栩如生的花卉,戏曲雕刻令我抬头仰望许久,许久。路遇一个旅行团在此观赏,我便蹭了导游的解说。

具体故事内容并没有听的太清楚,但得知此座祠堂是皇帝为奖励“救驾王”而建造,是何等的荣耀至极。一面又看到旁边的贞节牌坊,孝子牌坊,宦官牌坊已经在文革时期被摧毁殆尽,只留下陈碎破旧的景象。今日查济的残壁,断垣,相比久远的繁盛,更为凄凉。此时,微风吹过,一阵凉意,微风也是在为他哭泣吧。思绪飘飞,不觉蕾蕾已走远。

安宁祥和,相依相伴

凉意嗖嗖,我裹了裹衣服,发觉太阳欲落山。走过二甲祠,我们继续沿着小溪前行,农妇在溪水中洗衣,狗在巷中慢走,猫在石台上侧躺。昔日的繁华变成了今日平静的农居生活。羡慕他们,远离尘嚣繁杂,居住在青山绿水旁,一定身体硬朗,长寿健康。清晨伴随鸡鸣而起,晨雾如纱,笼罩几缕炊烟。傍晚伴随落日而归,夕阳无限,漫卷一天红霞。

我:“蕾,我们老了也找个这样的地方安享晚年吧,你陪我,我伴你。最多再给你养只猫。”

蕾:“谁要伴你,我要找男朋友”

我:“有了女朋友还要男朋友作甚?”


夕阳西下,我们结伴回家。

一座座古朴的石桥,蜿蜒而下的潺潺流水,绿荫深处的一角凉亭,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古树,这是查济。残垣断壁的祠堂,破败不堪的牌坊,古老沉睡的民宅,闲散安逸的村民,这也是查济。

一座散发着古朴典雅气息却又令人深深感伤,欲罢不能的古村落。

人的一生大抵不过如此,正经历着青春的绽放,然后不经意间,日子教会你,惟有时光忆年少,求学,远行,成家,立业。生命的摩天轮不会消逝,他会承载着喜怒哀乐将我们的一切一一写下。是的,年轻就是要奋斗。就算什么都是假的,陪伴是真的,就算不再像以前那样,但获得的力量是真的。就像我们的这次私奔,旅途会稀释你的烦恼,解开你的困惑。如果没有闺蜜的陪伴,拿什么去思考,我也许不会像今天这样,在这,写下这么多。

人不会老去,直到悔恨取代了梦想———约翰,巴里莫尔。

终有一天会归于平静,这是每个人的结局。但再此之前,尽情奔跑吧,不要把梦想留在未来,把旅行留在下次,不疯魔不成活。因为你,正值青春!

定了五点半的闹钟,尽管挣扎到了六点钟起床,还是抓到了日出时清晨古村。蕾蕾还在呼呼大睡,我悄悄掀开被子,披上外套,揉揉双眼便跑向客栈顶楼大阳台。东方既白,不久便照出了第一缕微光。屋外是鸡鸣犬吠,楼下是村民晨炊,溪边是农妇浣衣。

记不清这是第几波被祥和,静谧的古村所沉醉了,想到即将离开,难免几分失落。离开客栈,门口迎来老板娘温暖的笑容:“准备走了啊?昨天休息的怎么样呢?下次再来查济哦。”

我心里默默不舍:淳朴的民风,静谧的小村,还有老板娘热情的招待,我在这里感受到的所有所有,有什么理由不要再来一次呢?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隐藏在小巷深处的早餐铺,屋子主人是一对花甲老人,满满一碗的手工豆脑还有香喷喷的调料是我们在查村的最后一顿。

十年虽算不上沧桑,确有沉淀之重。一点一滴走过这么些路,我们在草原上追逐星光。只愿有你的牵手,不会迷了路。纵使百年之后,早已破败,身影留在那里,不曾离开—给我们下一个以及下下个十年。

再见,小溪;再见,石桥;再见,古村。

请在我的心上慢慢流淌,让我有足够时间品位你的每一次辉煌,每一种受伤。

尽管还要抓紧时间赶往下一个地方,这天高露浓,小风稻香还是让我和蕾蕾放弃了车站等车,而是选择边走边等,随遇而安。窄窄的小路还有一只汪星人陪伴的身影,大黄像是不舍我们的离开,一路相送出了古村,直到我们上了车。

这一路金黄的稻田,阵阵荷浪。我听到古老的歌谣,印在了美丽的山村上。

“呀!快看那秋风撩起小水车,吱呀吱呀”

山深水静轻舟过,何惧青春涉险滩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县城,转车去汀溪乡,又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车上我俩都昏昏欲睡,正式进入山道,在这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上,我们被司机八十迈的车速给震惊到了,一路揪着心,没办法坐稳,来回摇晃。每一个拐弯处的大漂移都让我有种失重的终结之感。一路盘旋而上,不敢换姿势,只有一种感觉:起飞。

路上偶尔有人拦车而上,却许久未见居民小庄。心想汀溪藏匿在怎样的大山深处,一定有着别样的面貌。这样想我便了了期待,索性静心欣赏这“迤逦复迤逦,连绵复连绵”的层峦画卷了。一时间所有形容山高大巍峨的词在脑中不断涌现,但最终我无法准确的用上一个,只能在心中发出深深的感叹。

我:“快看那里,一层层的山头若隐若现,还有郁郁葱葱的树木,茶园,比家乡那个小山丘威武好多!”

蕾:“你坐好,当心安全。到了再慢慢感慨。

在汀溪街头的大桥上下了车,视野开阔了。这部丰厚的卷册就这样毫无保留,雄伟壮丽的展现在了我面前。一时间我屏住了呼吸。山也秀丽,树也肃穆,风也狂舞。

山风呼叫,你说别怕

皖南最后一片原始生态森林,“水墨能量”新天地—汀溪。她并没有黄山,华山等名山雅致,也不像九华,峨眉等宗派闻名。沿着山路继续向大山深处走着,茂密的林木和茶园,在山间凝聚了簇簇青翠。这是厚重卷册中的美丽篇章。我不能像张腾蛟那样读懂他的所有,却也想从参天入云的树木,汩汩而涌的泉水中汲取属于这个年纪的大山情怀。

许是初秋,山风带凉。胡思乱想中,如果是晚上一个人走在山路上,蕾蕾也不在我的身旁,我一定会吓的心脏破裂吧。山那样巨大,那样光彩夺目。我突然可以对一切saygoodbye了,然后挺直身躯,也做到三分坚忍不拔。

中午我们找了一家小饭馆解决。也许是饿急了,也许是和家乡风味差不多的味道,我和蕾蕾将桌子一扫而空。老板娘看我们吃光光特别开心,和我们聊了起来:

“几年前我们还住在半山腰上,娃娃上学四点多就要起床,不管刮风下雨走好久到乡里上学”

“山路不好走啊,也危险,现在住在街上,娃娃到县里读高中了,她爸爸也是每周接送的”

“住在山里习惯了,虽然讲是没那么便利,但别人都说这好山好水能长命百岁,嘿嘿”

听着这些原本只能在电影,纪录片里才能看到的桥段,大山的力量深深的震慑了我。大山的怒吼,呼啸了几千年。印在深山居民里的,庄严肃穆的烙印。尽管如今修通公路,已经不再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但从他们的脸上,言语中,还是能听出对这大山无尚的恭敬。

山非无声,他在怒吼。每一朵盛开的野花,每一棵石缝中的小草,每一株茶树,每一支翠竹,都是在诉说着大山的英雄情怀。峰头悠然而下的薄雾,把你卷入他的故事,我和蕾蕾的家乡都是平原地带,最多不过是海拔百米以上的小山丘,面对这样原生态,神秘深邃山群时,心中的惊愕,诧异是始料未及的。

此时竟也想像文人骚客那样来上一两句诗词记下此情此景。

也曾温柔,流过心间

蕾:“看那边,那星星点点的淡黄色,应该是向日葵田哎”

看着蕾蕾一脸的惊喜与兴奋,我不禁笑出声来:“那我们过去看看呀”

要光脚蹚过山间小河,穿过小小的芦苇荡,才能到达看似不远,却很难到达的向日葵田。

“山深水静轻舟过,何惧青春涉险滩”,既要蹚水,便不要扭扭捏捏。水好清,好凉。还会有小鱼过来舔我们的脚,好痒好痒。站在水里眺望群峰的开阔视野,河滩上的乐趣,使我们暂停了去往向日葵田的脚步,像个孩子一样在河水里玩耍起来。

大山总是乐于把丰富的宝藏奉献给热爱他的人们。他不仅庄严,巍峨,而且温柔,担当。倚山而居的汀溪乡居民在河流两岸种了些农田,家家也有养一些生禽家畜。这样省去了来回县城囤聚粮食的艰辛。纵使生活在大山深处也不畏惧。

他们就这样被大山温柔的爱过。

没有飘渺如烟般抓不住,有的只有世世代代被大山养育的子孙;没有重度雾霾带来的与世隔绝,有的只是温润蓝天,明朗翠竹形成的水墨画卷。没有无法安定的忙碌身影,有的只是桥头人们下棋喝茶的悠然片段。潺潺河水拍过脚跟,穿过脚丫。我们在河滩上寻觅着精致的石子带回家,收藏起大山的馈赠,享受她温柔的爱抚。

相生相成,下个十年

山依偎着水,水映照着山。静静的和谐,淡淡的孤寂,历史久远的汀溪乡就这样依山傍水,远离车马尘嚣的过着淳朴的日子。闲散的心境一如人生,慢慢的把岁月怀念。被狂风怒吼过,也被温柔对待过。山间嘀嗒,记录着历史的印痕。

北鼻大蕾蕾,你是水,我是山,你是女神,我是使者。也曾相辅相成,也曾被世人夸赞。摇晃着,搀扶着,终了青涩,证实了没有期限的誓言。哭过闹过挣扎过,抱过暖过任性过,我想有你在,相生的我们,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从前的日子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在山河间找路,用短暂的生命贴一贴这颗星球的嶙峋一角,静静如水,淡淡如山。

我和蕾蕾都沉醉在这样的静谧和谐中,久久不愿离去。但山间的黄昏来的那样了无声息,斜阳西挂,一路追笼而来。提醒着我们分别的时刻又来临。

像集市的最后散场,我们等着最后一辆回城的车,结束我们的征程。

车慢慢驶出汀溪,望着身后越来越远的大山,这短短一天我们已经迷恋上的温柔着怒吼的大山,蕾蕾突然准过头对我说:

“我洗衣,你打猎吧,再养一只猫”

“我又不是你男朋友,谁说要和你归隐田园了,好吧?”

“揍你啊!”

下山的路上,车子抛锚了。焦虑。师傅打了电话让城里的师傅开车来接我们回去,车子上还有其他几位乘客赶去城里有急事,师傅便让路过的警车捎走了。只剩下我们了。售票大姐说:“你们要是不着急,我们下车慢慢往下走,边走边等车”这正是上山时候我们所想的,只是遗憾上山时候,车子中途不停。这下竟然因祸得福了,管他呢,回程票也没有买好,那就顺其自然吧。可以如我们所愿,静静走着盘山公路,感受别样的汀溪了。

视野果真是大不一样。远眺山脚,全揽水墨汀溪。一簇簇古老村房,还有镶嵌在碧绿茶园上的明镜小湖,斜斜照过来的夕阳微光。这一定是为了送别我们构建的绝美景象。生活就是,在你看起来一片糟糕的表面,也许蕴藏着曾经默念许久的糖果。你没有良好的心态先接受现实,就不会有耐心去感受周遭,然后发现那颗绝美的糖果。

私奔后记

岁月正好,还有那么多的青山绿水要去游荡,还有那么多的雪山沙漠要去攀爬,还有那么多的人生哲理要去感悟。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我不怕,就算小屋的灯熄灭了,还有你的陪伴。还好有你陪我颠沛流离,从2005那个秋天开始。

呀!看那秋风撩起小水车,吱呀吱呀。你便调皮的抽起了一株稻穗,挠我脸颊。

邀上阳光,就出发。日子就是,还有一颗苹果。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