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资讯

NEWS
|0

快些出发,我们私奔去西藏

【私奔理由】

这个故事要从三年前讲起。

涵认识一个热爱旅行的男生,他在三年前骑行途中路过江孜,久行的旅人十分疲惫,埋头坐在白居寺门前休息。他的也豪情万丈,也自由自在,但在不远处的白珍奶奶的眼里,这只是个招人怜爱的孩子,他又累又饿,蓬头盖面。善心的奶奶将他请进家中,一杯接一杯的酥油茶,慈祥的眉目与真挚的笑容。情谊就此结下。

临走的时候,他为白珍奶奶拍了张照片,并在旅行结束后寄给了白奶奶,他与白奶奶都将它保留着,作为一段珍贵情谊的收藏。他知道涵有进藏计划,请她帮个忙,去看望一下照片中的白珍奶奶。于是涵拿着这张照片,一路从东部沿海,来到了西部高原。

涵就是我的私奔伙伴。她原名叫韩双玲,我们在2014年的国国家地理“校园行知客”比赛中相识,论坛里,她将网名倒了过来——凌霜涵,我图方便,叫她涵。

我感动于这个故事,又与涵于相同的时间进藏,所以决定陪涵一起去江孜,寻找白珍奶奶。

【私奔路线】

拉萨——山南泽当——日喀则——江孜

【私奔故事】

初见,在日光之城

14年7月末,我们由不同的线路抵达拉萨。涵比我提前一天到,我到的那天下午特地来火车站接我。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还在接站人群中张望着,她却直接朝我走来,“小雅!”我一看,这是个笑容满面的女孩。我说你怎么知道是我,她说,“感觉呀!”

来之前我们已经订好了客栈,开业促销,床位一元一个,旅途省钱有良方!到达之后惊喜于环境也不错,房间宽敞,有独立的单人床和明亮的彩色床单。我将背包放好后去上厕所,回来看到涵已经在帮我铺床单了!我有些受宠若惊,而她满不在意,一边铺一边说,“你先休息,不着急,休息好了我们再出去逛。”她知道我感冒着,又还在适应海拔,所以嘱咐我休息。往下的相处中我也渐渐发现,她独立惯了,很谦让,很照顾人,但是不习惯别人的照顾,有什么都是自己解决。

嗯,总之,涵姑娘用一套床单征服了我!

休息了一会,我们便一起奔赴拉萨城!


我(左)和涵(右)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拉萨,很喜欢这里。喜欢大昭寺门口远远的就能闻到的煨桑香味,喜欢爬上色拉乌孜在乱石堆中眺望布达拉宫,喜欢天南海北的朋友们在一起喝茶聊天无所事事……更喜欢的是那个叫做拉萨的地方,承载着的幻想与寄托,那些策马奔腾的日子是青春里必经的道路。

色拉乌孜山顶

我们逛了一些地方,直到夜幕降临。最后陪涵在摆满地摊的小昭寺路选好明信片,我说,“我需要找家门诊看看。”出门之前就染上的感冒,进藏前半个月一直在外游玩,也就一直没好。所以到拉萨第一天晚上就感觉很不舒服。到门诊,医生一把脉就说,“有点发烧啊。”但那时正在兴奋劲儿上,觉得怎么都好,嘻嘻哈哈的也不像生病的样子。那晚一连输了三瓶水,到夜里十二点,谢谢涵一直陪着我。

山南,一天的美好

那段时间拉萨天气不好,总是晚上开始下雨,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或中午。我们去山南也是冒雨前行。坐公交到世纪大道,然后开始边走边搭车。很快就幸运的搭到一辆小轿车。车主姓黄,四川人,他说他平时都不会搭人的,“但是今天这么大雨嘛……”黄大哥说。

这是我们此行搭的第一辆车,没想到这么幸运。黄大哥家住山南泽当,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他建议我们去昌珠寺和雍布拉康宫,并且表示可以送我们过去。

雍布拉康是西藏第一座宫殿,修筑在3700米的扎西次日山顶上,爬山路上就很美,一侧远望山脚下的城镇,一侧俯视青稞金黄的谷地。我们绕着雍布拉康转了几圈,再爬到背后的山顶上,满山的经幡飞扬,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一片耀眼。

昌珠寺位于雅砻河东岸,是吐蕃时期第一批修建的佛教寺庙之一。外观上是藏地常见的白墙、红檐和金顶。

黄大哥一直开车送我们,先将我们送到雍布拉康宫山脚,他在山下等我们,我们去山上玩。再将我们送到昌珠寺门口,继续在车里等我们,最后送我们到泽当县城,方便我们回拉萨。从昌珠寺门口出来,正好看到卖西瓜的小摊,我们买了个大西瓜送给黄大哥,他还推辞,叫我们自己拿走,我们借口说太重拿不动才终于肯收下。

来自四川的黄大哥,是个老兵,在西藏多年,施与我们诸多照顾却不觉得有何可说。第一辆车能遇到您是我们的幸运,也给了我们此行莫大的鼓励。

搭车,来到日喀则

由于我需要在拉萨办尼泊尔的签证,所以之后两天我们回拉萨休息。再次出发时,新加入了两位小伙伴——小K和张爽。开始只知道是一男一女,后来在路上看出来是情侣,直到在日喀则聊天中才得知他们是新婚夫妻度蜜月的!

依旧是世纪大道,我跟小K组合,涵跟张爽组合,她们很快搭到了第一辆车。我跟小K稍慢些,先后搭了两辆车到曲水。曲水到日喀则,搭到一位四川大哥的轿车,我亲爱的四川话派上了用场,小K一口标准的京腔也踊跃加入,我们仨一路聊得很畅快。中午在雅鲁藏布江边的拉面馆吃饭,我们跟车主抢着付账,车主甚至说,“要付钱就别坐我车!”没多少钱,但盛情可贵。他还说,“也是你们帮了我,我一个人开车也闷。”

我们四人在日喀则聚齐后,住到扎什伦布寺对面的客栈。扎寺很大,围着它绕了一整圈,周围都是转经的藏民,嘴里不停念着经语,手上不停转动着念珠。那天天气晴和,阳光明艳,映衬着扎寺后山美丽非凡。在高山上眺望远处的日喀则宗,形似布达拉一样的巍巍屹立。

奔赴江孜,误入藏村美景地

第二天一早起床搭车,之前是觉得小K和张爽第一次搭车,我和涵分开带他们走一段,但自从知道了他们是新婚夫妻后就觉得这主意烂透了。而张爽是标准的北方妹子,豪爽的说,“我才不跟那人(小K)一块呢!我们两女生多好搭!”这时来了一辆轿车,又是四川车主,又是零距离四川话亲切交流,小轿车只能再坐两个人,涵和张爽让我们先走,她们比较好搭。

边走边搭,那天天上云层较厚,没有那么热辣的太阳,在路旁走着很凉爽。第三辆车车主是位藏族大哥,老家在离江孜不远的一个村子里,他回去看望家人,我们便在村子路口下车。抬头看到村子里头一片红,头顶的指示牌写着——紫金寺。我看过电影《红河谷》,讲诉百年前英军侵藏江孜人们抗战的故事,取景地也是在江孜,看完后特地查过那段历史,里面提到英军占领江孜附近的高地,其中就有紫金寺。偶然发现这里很让我兴奋,和小K进了村,第一感觉就是牛粪真多啊!每户人家的房子墙上都贴满了牛粪,被揉成规则圆圈一块紧挨着一块黏在墙上,传来新鲜的泥草芬芳。

误入藏村美景地,越往村子里走越漂亮。村子里人很少,偶尔能看到在路边坐着的妇女或小孩,我们说“你好”,他们很害羞,但也会回着说“你好”,“扎西德勒”。走到紫金寺山脚下,我拿出相机拍寺庙,小K说,“我觉得你应该拍拍你身后。”我转身,看到一片美丽草场,牧草肥沃,骏马点点,草场的尽头就是江孜巍峨屹立的宗山城堡。

紫红色的紫金寺

此时收到涵的短信,她们已经到江孜了。我们走出村子,再搭到一辆藏族大哥的越野,他家住在江孜,便将我们带到了此行目的地——江孜古城。

寻找奶奶,带着爱意与使命

提前到达的涵和张爽在建藏饭店等我们。建藏饭店的老板建藏,是纪录片《西藏一年》的主人公之一。第二天早上我们推开门就看见他在院子里提着水壶冲头。涵站在门口激动的喊,“您是建藏吗?”他停下动作,温和的与我们聊天。

我们四人再相会后迅速找了家面馆吃迟到的午饭,搭车永远只有早餐正常的节奏。张爽和小K假期不多,决定与我们告别继续旅程,我们送他们去车站。然后开始寻找白珍奶奶。

拿着照片,一路走一路问,从宗山堡到白居寺。许多当地人一看照片就认出了白奶奶,很热心的帮助我们,指引我们走到白居寺门口。白居寺游人如织,我们到旁边正在施工的地方问当地人,但语言交流并不是很通畅,幸得有一位从拉萨给游客开车至此的大哥主动帮我们翻译。他们都好耐心,停下自己手中的事情,用不熟悉的普通话尽力帮助我们。我们得知白奶奶搬家了,新家在宗山堡,现在她正在工作。他们给我们指了一个她工作地点的方向,小巷子,一直走再左拐右拐左拐拐……这时拉萨大哥朝前方指了指,轻轻说一句,“我带你们去吧。”

很长的一段路,基本都在当地民居的小巷子中穿行,路两边有闲坐的妇女和游玩的孩子。时而爬坡,海拔四千多米,我感冒未愈,走得有些费劲。所幸不负辛劳,走出小巷子就看见了一个很大的公园,那就是白奶奶工作的地方——半个月后江孜打马节开幕式的演出地。

白奶奶给开幕式的实景演出《江孜印记》当群演,因为节目要保密,该场地是封闭的,闲人免进。走到门口,拉萨大哥帮我们跟保安沟通,涵拿出照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我们是来找白珍奶奶的。保安一看到照片就相信我们了,放我们进去,还热心的给我们带路。我们被带到演出后台,等了片刻,一位男子扶着白奶奶走过来,奶奶身着藏袍,披着大衣,一脸期待。

白珍奶奶,终于见到您!

人们对突然闯入他们生活的两个小姑娘充满好奇。好多演员,穿着各式漂亮的藏袍,一圈圈的围着我们,我们瞬间被包围在人海。只有带路的拉萨大哥放心的把我们留在这里,挥挥手走了,我们隔着人群对他喊谢谢。我们热泪盈眶,像两个久行归家的孩子。白奶奶伸出双手抚摸我们的脸,自己却是忍着泪。

我知道这一切对涵有多难得,我知道一个老人的慈祥与爱意在无私相赠。

江孜生活,漫漫好时光

群演们是很辛苦的,为了配合灯光,排练都设在晚上进行,除非下雨,否则要排到凌晨三四点。保安室旁边搭了个小篷子,供演员喝茶休息。白奶奶带我们去里面坐,为我们叫了饮料,推辞不下,最终一人要了一瓶矿泉水。白奶奶对我们嘘寒问暖,拉我们的手,劳作让她的手粗糙,高原的阳光让她的皮肤黝黑,明明才55岁的年纪,却看起来很老了。涵给委托她来看望白奶奶的男生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找到白奶奶了,告诉他白奶奶一切都好。我们请奶奶跟他讲话,她却说现在不敢,一听到他的声音她肯定会哭,她不想让她的朋友们看到。

渐渐的聊到天渐渐黑,八点是奶奶的彩排时间。她安排我们坐到观众席,说:“你们一定要看我跳舞!”而我们运气很好,不仅看到了奶奶跳舞,还看到了完整的演出内容彩排,奶奶演一个转经的老人,背着背篓,在山顶处洒下一把龙达。

大概十一点钟,奶奶叫我们提前回去,明天再去她家玩。而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起床去菜市场买菜,准备去奶奶家帮她做顿午饭。买了些素菜,猪肉,鸡蛋,糕点和水果。买好后给奶奶打电话,她叫了辆山轮车来接我们,我们一起坐在三轮车货架上,高原的风呼呼的吹,高原的阳光热烈的照耀。

奶奶以前在白居寺的房子卖掉了,现在住在宗山堡后面租的房子,藏式风格的楼房,两室一厅,装得还不错,房租有政府的补贴。奶奶独居,年岁已高没有工作,如果不是现在当群演的话,平时每天就去转经,也有政府的补贴。

藏人待客,杯里的茶不能空。奶奶一直忙着煮茶,开始是酥油茶,担心我们喝不惯,又煮了甜茶。昨晚在夜风中看表演,某人的感冒又加重了,今天在奶奶这儿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热茶,感冒倒是冲淡了些。

休息了会,该我们干活了。我们进入厨房,洗菜,切菜,小女子主厨,先炒了黄瓜炒蛋,再是平菇肉片。接着换涵上场,她炒了醋溜白菜和醋溜土豆丝。四菜上齐,摆在客厅茶几上,奶奶很开心的叫她的朋友们一起来吃。小厨手生,吃开心就好!

饭后,奶奶给我们展示她新编的藏式大辫子,很漂亮,我缠着奶奶也帮我编一个,她欣然同意。短发的涵在一旁羡慕嫉妒恨,还好姑娘我头发很长!两个女生的旅行,当然是要各种拍啦。编好头发,我和涵就出去拍照,就在奶奶家楼下,宗山堡静静的为我们当背景

下午的阳光正好,我们尽情玩耍,等着奶奶喊我们回家。这感觉那么熟悉,就像回了趟老家。

晚上,我们又去排练点看奶奶演出。奶奶换上艳丽的藏袍,看起来精神多了,还给我们介绍一块演出的朋友,大家都很热情。他们喜欢照相,于是我们挨个给他们拍照。后来熟悉了,他们都来拉着我和涵一起拍,给我们穿戴他们演出的服饰道具,于是一台大型实景演出用的各种服饰道具都被我们尝遍了。

我们和奶奶的合影

我们都记下了奶奶家的地址,旅行结束后会把所有人的照片一并寄给奶奶,他们那么爱拍照,收到照片不知该有多高兴。

江孜,告别的夜晚

很晚了,我们该走了。于是去后台找奶奶告别。是真的告别,我们对奶奶,我们对彼此。明天我们都将离开,我沿着318国道往西去尼泊尔,涵沿着318国道往东去成都。

旅途中,我可以很轻松的与朋友们告别,哪怕知道再会无期。就像一句歌词,“回头有一群轻松的少年,轻轻松松的走远。”因为这是我们选择的道路,我们相遇彼此,如同相遇途中风景,回忆里这一切风景人事都是美妙的事。然而我不怎如何对待与奶奶的告别,我们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再离开……还好,还好奶奶正在忙碌之中,可尽管忙碌中她也抽出她能抽出的那丁点时间,送我们。身后的彩排现场人声鼎沸,灯火辉煌,而我们心里很沉,却又无法像相见时那样敞亮的流泪。奶奶向来没有华丽的言语,只是说你们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我和涵也说不出别的话,只是说您保重,保重!

走回客栈,简单的洗漱。四人间里只住了我们俩,于是这个小房间成了我们的密室。

江孜,最后一夜,我们聊聊天。

已不知话题是如何开始,如何结束,我们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畅聊起来,根本停不下来。如同小时候跟闺蜜一起躺在床上,总有说不完的话,分享各自的快乐,袒露各自的忧伤,也像说起路边见闻一样轻松自在。我想我与涵都有了一次倾心的交流,更有了一个重要的朋友。

第二天天蒙蒙亮,涵随我起床送我,清晨的江孜一片寂静,我们在宗山古堡下告别。没有过多的话语,前路即将继续。

亲爱的涵姑娘

再会,我亲爱的涵姑娘。

后记,送给彼此的礼物

一年后的今夏,一个寻常的日子,涵给我发微信,“小伙伴,我又要出发了。”“这次去新疆。”

我们再一次畅聊起来。此时的涵已经毕业,到了她喜欢的城市去工作。她说,“工作半年了,想停顿下来休息。”与14年“校园行知客”的契机一样,这次我们都受邀参加“私奔计划”。一瞬间从前的峥嵘岁月齐声召唤,我们的胸中的热潮再次涌动。

我说,“要不我们组队,私奔啊!”

她立刻回复,“好啊!”

可是接着她走上了她的旅程,追寻她的大漠孤烟,河西走廊,丝绸之路,大美新疆。而我也计划好了我的下一次旅行,探访我的北国风光,呼伦贝尔,莫尔道嘎,漠河极点。我们就这样一个往东,一个往西。但我依旧是开心的,因为这也是我们在各自的道路上的私奔啊!只要我们依旧是那个敢于微笑着私奔向未知的自己,就不用担心,不用怀疑,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这个私奔报告,是送给彼此的礼物。无论往后我们在各自的道路上成长成什么样子,都会记得,我们可是一起私奔过的人儿啊。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