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资讯

NEWS
|0

我们的私奔

【私奔时间】

2015年3月底

【私奔路线】

攸县—醴陵—上饶—景德镇—婺源—景德镇

【私奔理由】

三月的武汉,樱花飘飞。小武说,你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不如我带你出去玩吧?

就去婺源看油菜花?附近的瓷都景德镇也不错!

就这样,相识相恋以来一直异地的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共同旅行。

我们相识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举办的一次活动上,原本以为,异地恋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毕竟看不见摸不着隐藏着很多不安定的因素。在一起后才发现,真正的相爱可以忽视距离带来的暂时分离。我们,因为爱而信任,因为信任而私奔一场。

【私奔故事】

这次私奔的行程我们几乎没有作任何策划,只想着要去的两个地方,景德镇和婺源。只可惜当时手机里拍的许多照片都随着手机一起丢失了,只好以大篇幅的文字来记录我们这次的私奔之行。

景德镇——名副其实的瓷都

到达景德镇时已经是晚上,中国瓷都景德镇闻名于世,老早就想去见识见识。

小武在景德镇的高中同学彪哥,在景德镇当地做柴烧陶器,开了间颇有意味的制陶工作室“万合堂”。在景德镇陶瓷学院对面吃罢晚饭,彪哥和彪嫂小燕子带我们在旁边的陶瓷一条街转悠,忘记这条街的名字叫什么,但是它正对大名鼎鼎的景德镇陶瓷学院,一眼望过去都是特别有设计范儿的店面,400米长的街道两边坐落着一个挨一个的陶瓷店。这些店内的陶瓷器具和艺术品大多是原创作品,几乎没有一件是重样的。在我这样一个没见过世面又没什么艺术细胞的的人看来,就跟进了大观园似的,看花了眼,竟然忘记拍照留作纪念。

艺术品是昂贵的,买不起就只好贪婪地看了。

彪哥他们来景德镇做陶也不过两三年而已,因为对陶瓷有着浓厚的兴趣,从零开始,跟着当地的陶艺师傅学拉坯都学了三个多月。什么是拉坯?就是在转盘上将一团没有经过任何加工造型的坯泥,借着转盘的离心力拉成陶器的形状。想想我第三天在彪哥家里第一次亲手“玩泥巴”的经历(我那也只能叫玩泥巴了,以我的技术,能拉出一个成型的杯子就是这些软软的黏土对我天大的恩赐了!),这种技艺还真不是一日两日能够练就的。

彪哥的工作室一角,柴烧的陶器有一种天然的金属质感,轻轻敲击声音清脆有余音。

一直心心念念玩泥巴,做一件属于我的陶瓷作品,心里疯长了两天的草终于在呆在景德镇的最后一天得以拔除,彪哥抬出了一台电动转盘让我练习拉坯。然而这泥在我手中一点都不听话。我和那任性的泥巴磨合了一个小时,一点点的摸索、感悟,它才稍微驯服了一点,,最后我终于做成了一个勉强称得上“杯子”的玩意儿。

黏土终究是磨手的,手艺人的手日渐粗糙,而股掌间的泥却是越来越乖顺,你要它们变换成什么造型随你所想。力道重一点,挤压提拉,便有了高度;力道轻一点,聚拢打磨,便有了弧度。在不同的地方使劲儿,会刻画出不同的曲线,利用转速的变化,手指轻捏,竟能瞬间翻出不同的花样!形态各异的瓷瓶瓷罐,或纤长或敦厚,或硬朗或圆润,全是指尖的艺术。那些民间朴实的制陶师傅最让人敬佩,他们的手艺经过多年的锤炼,炉火纯青的技艺通过一件件线条流畅的作品展现出来。

因为彪哥在当地制陶市场有许多朋友,我们才得以机会进到各个大小作坊里一探究竟。

那天正下着蒙蒙小雨,厂房间的小路上全是白色的泥浆,我们穿梭在各类陶瓷作品之间。有的厂房很大,放着倒模出来的瓷器,最常见的是马、鹿等动物类的摆件,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应该是要量产出卖。还有一些瓷器是学生的设计作品,陶瓷做的热水袋、开水瓶、书、收音机,栩栩如生,不过都是倒模出来的,咋一看上去很新鲜,其实没什么新意。

这些作坊和工厂承担着不同的工序环节,现在行业越分越细,一条龙式的加工很少,连制坯完了后的修坯(对做好的坯子进行打磨和修饰)都有专门的作坊加工,从这里出去的陶瓷制品通常要经过多道工序。

这些器具待入窑内煅烧的。手艺好的师傅能拉出无数个一模一样的坯,对某一造型进行量产。

我们去探望一个当地的女手工艺人时,她当时正在用陶泥制作蝴蝶。桌子上一边是做好了的摆得整整齐齐的蝴蝶,比一块钱硬币还要小一点;一边是做好了的细小零件,蝴蝶的翅膀、身子、触须,她都要埋着头一点一点揉搓,实在是精细活。离开的时候我好奇她单纯的干这个能挣多少钱,彪哥的话让我吃了一惊,“这一个蝴蝶就是五毛钱,她一天可以做几百个,一个月大几千。”看上去不起眼的工作,虽然能够挣不少,可是多枯燥啊,只有耐得住性子的人能做了,总有地方需要这样的人来从事一些我们不以为然的事。

谁需要这么多的陶瓷小蝴蝶呢?难道是做饰品?等我和小武被带到另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茶馆后,才明白这些小蝴蝶的用处。

茶馆内摆有许许多多的陶瓷茶具,精美绝伦,当我们转到另一间房的时候,我被墙上挂着的一件古式的衣服给惊艳到了。这件衣服是宽袍广袖的汉式服装,不同的地方在于,衣服的表面缀满了彩色的蝴蝶,走近一看才发现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陶瓷蝴蝶。这些蝴蝶染上了五彩的颜色,呈渐变式样密度均匀地缝缀在衣服上,特别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震撼感。它们不是活的却好似赋予了衣服生命,仿佛下一刻这蝴蝶汉服就要成群地飞散开来,化为乌有。哪个艺术家这么有创意呢?我忍不住靠近用手抚摸,被工作人员冷冷的制止,原来这件艺术品价值十几万。不好意思你们看不到图了,珍贵的私人物品是不让拍照的。

有了创意的平凡蝴蝶突然变的价值万千,在现代工业的冲击下,景德镇往日的名气和繁盛的光景,也许只有靠创新才能重振江湖了。带着震撼就此别过。


砖、瓦、瓷、泥,同取自于土,镶嵌成墙。

进坑村——平凡山村的小日子

景德镇东南方向的乡间有一个村子叫进坑村,这里有很多地名都带“坑”字,我猜应该是和大大小小的窑址有关。我们住在面对小山的房子里,在这过了好几天世外桃源般的日子。房子和小山之间的花田里,成片的三叶草上摇曳着粉色的小花,晚上漆黑一片,蛐蛐躲在里面唱歌,早上则晨雾缭绕。

清凉的河水从田间静静地淌过,我和小燕子端着下午刚摘来的蕨菜,在河水里仔细地清洗,蕨菜上面有很多细细的黑毛,捋干净了才能炒着吃。我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采回来的蕨菜只够炒一盘,但山里的野蕨菜吃到嘴里可真叫一个鲜嫩爽口啊!花几个小时也是值得的。这样的野蕨菜菜市场卖价都要十几块一斤,有不少人专门去山里采摘了回来卖,我们下午去找时都是稀稀拉拉的几株散落在草丛里,不细看很难发现。

说到进山,穿过门前的田地进入山谷口,越往里走越安静,路越窄,景色也越野性。彪哥他们小两口常常进山采蕨菜,这条通往山脉深处的路他们从来都没有走穿过。我和小武手牵着手慢悠悠地走,只顾着沉浸在山林和爱情带给我的乐趣中,并没有拍什么照片,可脑海中那种悠然恬适的感觉是永远都不会褪去的。

我们终究只是这里的过客,羡慕的是别人的生活,小村庄里平静的日子不属于我们才显得格外的吸引人。

小燕子在河边与下游漂衣服的大姐热情地聊着天,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脾气不好,经常对彪哥发脾气,怀孕以后变本加厉,可她在聊起对感情的领悟时,又如眼前的水般温柔。她问我和小武怎么认识,分隔两地怎么打算,我搓着蕨菜上的小黑毛,听着她简单的话:“考虑好了在一起就选择走下去,去哪不重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就好。”近来很流行的一句表白是什么来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做到这点似乎就不需要多余的话了。

婺源——匆匆路过春天

到婺源玩最好是自驾和骑自行车。只有一天的时间,我们却在高速路上走错了路,又错过下高速的路口——一错再错,偏离了近一百公里,差点去了道教名山三清山。远远地可以看见三清山的余脉,道教选址还真是清逸幽深。在风景秀丽的大山里转悠,走错了路也是一种享受。

好不容易回归正途,也只能去一个景点,李坑。李坑是一个具有明显徽派建筑风格的古村落,在印象中,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村落应该是安静祥和的,可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人满为患,所以放着有小桥流水的“大路”不走,我和小武偏向仅容得下两人行的巷子里钻,经过一个相对僻静的竹林后,我用空着的矿泉水瓶接了一瓶山边流落的泉水,出水眼竟然还有人细心地插上一片叶子引水用!泉水很干净,喝下去是甘甜甘甜的。

李坑不大,很快就转完了。我们俩都对这种开发得很有商业气息的“古村落”没什么感觉,反而更喜欢路边更淳朴的景致,在路边一个有着千年古树的村子逗留了许久,可惜当时拍的很多照片都找不回了。

下午返回景德镇,到山里亲手采了蕨菜回来,小武特意做了不少拿手菜为我庆祝生日。没有蛋糕,没有吹蜡烛,唱生日歌,生日当天我扑在桌子上成了一个专心致志的吃货。全桌子的人都怕了那盆要把人辣晕的鱼,但是又忍不住伸筷子,正宗的湖南菜,够辣,够爽!这样简单而又与众不同的生日,见证了我们的第一次私奔!原本以为,“私奔”是用在两个难以突破家庭障碍,而选择逃脱束缚的有情人身上。现在看来,我们的每一次出行都是为爱而行,那么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眼里的景致再平淡也会溢出蜜来。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