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资讯

NEWS
|0

“科幻 TO 太空”互动对话:有多少科幻可能变成现实

2015年10月11日晚上7点,青蜜旗下一票沙龙邀请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太空》杂志主编庞之浩老师,科普作家、中国科技馆副研究员赵洋博士以及科学作家、科幻作家龚钴尔共同做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沙河校区。在青蜜科技创始人雷永青的主持下,各位嘉宾以“科幻 TO 太空”为主题,与北航数百位相关专业学生一起畅谈现实与科幻作品中的航空航天技术并对当下国际太空的热点话题进行探讨。

本文为嘉宾对话及提问环节精彩实录。

对话及提问环节:

雷永青:听了刚才庞之浩老师非常精彩的干货分享,意犹未尽。赵阳老师刚才关于《三体》小说的分享,其实也是没有很详细地展开。那我现在就请龚钴尔老师说说听了庞老师和赵老师的分享之后,你心中有什么样的问题想借此机会向两位老师提出,一起来探讨。

龚钴尔:我想问庞之浩老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未来的载人航天技术这一块将会有怎样的发展?

庞之浩:载人航天分为3种,一个是载人飞船,一个是空间站,一个是航天飞机。目前的飞船很多都是一次性的,现在美国研制的很多都是一次性的。

首先运载量要大,现在一艘飞船只能运3个人,航天飞机只能运7个人,以后的飞船能运7个人,就设想能在2020年以前实现。其实美国研制过核动力的火箭技术,当时这个飞船技术不过关。随着技术的发展美国和俄罗斯还是想搞核动力飞船,目的就是减少去火星的时间。

空间站系统未来要发展会朝着商业化的方向发展。空间站相当于一个科学大楼,完成各种科研任务。美国和俄罗斯都有研制太空旅馆的公司,太空旅馆虽然也是空间站,但里面的设施是和我们平常的酒店一样,而不是按照科学大楼的形式建造。在这个太空旅馆可以吃饭观光还可以洗澡,可能会很贵,据说要100万美元到400万美元。随着科技的发展太空旅游的项目肯定会越来越多,不过就算一般的项目我们常人还是很难上去,因为成本太高。

龚钴尔:说到这里我补充问庞之浩老师一个问题,我们国家的火星探测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庞之浩:说到这个我们有点惭愧。我们曾经搞过一个火星探测计划叫“萤火一号”,但是当时我们国家技术有限,我们选择的是“搭车”的方式。中国国家宇航局与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共同合作探索火星,结果搭载有萤火一号的福布斯-土壤号火星探测器变轨失败,最后坠落到地球上,所以我们的萤火一号没有去成火星。北京青年报说我们搭错车了。现在我们国家正在搞自己的火星探测计划,去年在珠海航展上展示了我们国家的火星轨道器和着陆器。我们既然起步晚了,所以我们想采用捆绑的方式,一步到位,我们准备把我们的火星轨道器和着陆去搭载火星车飞往火星。我们目前是准备按照这个步骤去加快我们的火星探测计划。

龚钴尔:科幻与航天技术的交互关系,像刘慈欣这样的优秀科幻作家他对中国航天的决策有没有影响?

庞之浩:旅行者1号、星际者1号,也去探访外星人。它们带着光盘上了旅行者1号,上面有五十多种语言,包括我们国家的4种语言,普通话,粤语,蒙古语,闽南语,还包括一些图像。好像到现在外星人都没有接收到。现在主要是靠地面站用望远景去探寻外星人,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刚才赵阳老师有提到霍金反对接触外星人,霍金他好像又变了,他现在又跟几个大老板正在进行探索外星人的计划。

据我了解,我们国家没有像美国大老板有多余的钱去干这个,现在主要是还停留在作家的这个阶段。随着我们国家技术的发展,以后到了一定程度也一定会结合科幻去搞科研。但是现在我们国家火星探测计划的项目都还没有完全定下来。说到三体,什么是三体,我们的工程三体,就像我们的嫦娥一号进入了月球轨道以后,就不是二体了是三体。要求嫦娥一号探测器的相机要对准月面,太阳帆板要对准太阳,偏线要对准地球。这是我们嫦娥一号的三体,跟赵洋老师所说的不一样,所以还需要等较长时间,我们还需要努力。以后我们也关心人类的未来,我们从航天大国变成航天强国以后,也会更多的来关心科幻。

雷永青:龚老师是怎么想着走上创作科幻小说的这一条道路的?

龚钴尔:我的科幻小说也是玩票,我其实也不太愿意认为我写的是科幻小说就纯粹的对文字的喜欢,然后就写了一些故事。前段时间因为科幻比较热,因为我的故事跟科幻有点联系,然后就被贴上科幻的标签。在这之前我是写是航天科普比较多一点。

雷永青:美国航天局刚前几天公布了他登陆火星的三步计划,想问问庞之浩老师你认为登陆火星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它的科幻成份多少有多少,人类想了解什么疑问?

庞之浩:登陆火星有很多意义,有3个最主要的。一个是火星上到底有没有生命,美国航宇局在20世纪90年代实行火星生命计划,不断的发射火星的轨道器,着陆器以及火星车。通过探测火星到底有没有生命,来了解生命的起源和演变。

第二个是火星跟地球是非常相像的,尤其是在科学家通过个大量的考察下在几十亿年前和地球几乎是一样的,在现在也非常相同,虽然火星也有四季屋,引力也比较大另外尤其也有大气层,而且温度也相像。所以科学家认为火星是地球的未来,要通过研究火星防止我们地球经过几十亿年的演变变成了现在的火星。

还有一点就是火星很像我们地球,未来地球人口要不涨到150个亿以上,未来资源也要枯竭。现在就得考虑到在我们的星球建立人类的第二个家园。

赵洋: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向庞之浩老师请教一个问题,您觉得未来中国会在哪些不同的领域选拔航天员?

庞之浩:航天员分三类,一个是专业航天员,一个是飞行专家,一个是任务专家,国外还有军事专家。我们国家现在已经选拔了两批航天员,杨利伟他们是第一批,后来又选拔了七名航天员其中有两名女航天员,我们国家以后要搞空间站这个就需要我们国家下次要从工程师里选拔,能够进行组装、维修工作的,包括太空行走等等。我想可能会从机械工程师,电子工程师里面选拔。

因为空间站这些相关的工作会用的比较多,虽然这些人不是飞行员但是他们要完成更复杂的操作工作。美国的女航天员包括世界的第一位女航天员他们都不是飞行员。但是她们的操作能力,维修能力和实验能力都特别强。等到我们国家的空间站建设好以后,我们就要成科学家里面选拔,应该会有医学专家,我们要做医学实验,还有生物专家和材料专家等,空间站一些跟科学试验有关的,跟技术实验有关的都有可能都有可能成为航天员。

观众提问:想请问一下为什么在1972以后美国再也没有送过宇航员上月球?

庞之浩:当时美国跟冷战时期的苏联太空竞争,后来美国研制出的运载火箭发射了阿波罗7到17号,而苏联的A1火箭发射失败,退出了竞争。当时的美国环境下认为再发射阿波罗18,19,20号就没有意义了,已经造好了但是没有发射。而且成本特别高,据说阿波罗飞船登月一次的成本,相当于同等质量的金子好多倍。从月球取回来的样品相当于同质量钻石的几十倍,成本太高,而且没有竞争对手,所以就把这个计划停下来。把其他的钱用于美国认为比较完美的航天飞船的研制。

观众提问:想请问一下定居在火星真的可能吗?

庞之浩:美国目前的计划,这分三步,第二步是火星探险,第三步是在火星上逗留较长时间。除了长期飞行带了辐射的困难,还有失重问题给身体带来的影响还有心理问题。在火星上要经受火星上强烈的辐射,还有火星尘暴等等方面的影响,还有你能不能就地取材供应你的生命系统。有人说要在火星建立长久的基地可能要在几十年后甚至几百年以后,但是火星探险的工作有可能很快实现,美国现在计划在2035到2039年实现。这一中间要以小行星为跳板也就是捕获小行星把它牵引到月球轨道之后以小行星作为跳板进入火星轨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运输问题,因为运输时间越长辐射越强烈,你带的生命保障系统越多失重的时间就越长,这些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观众提问:我最喜欢的科幻小说家西阿西莫夫,我想问一下在场的各位老师是怎么看待他作品中在提出的心理史学这一个概念?

赵洋:我们知道的心理史学是因为阿西莫夫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作家,他觉得可能历史循环的,人类的人性星永恒不变的,人类实现从地中海繁衍到整个银河系几千万颗行星上面之后,人类的社会结构中的勾心斗角还是不变的。所以说他为了那样这个,故事自圆其说才引入了心灵史学这一个概念,其实就是咱们现在所说的社会演变动力学,但是我个人认为心理史学他的科学性远远小于刘慈欣在三体里面提到的宇宙社会学,因为宇宙社会能更倾向于更完美简洁的数据。

北航科幻协会会长提问:在上世纪冷战时期人类登入月球以后就再也没有到过月球了,想问一下人类下一次登陆月球会是因为什么样的机遇?

庞之浩:美国本来想建立月球基地,美国月球探测分三大步。探月、登月、驻月,美国完成前两大步。可是奥巴马上台以后他认为月球已经上去过了,所以现在他想先登小行星再登火星,他的最终目标就是把美国人送到火星上去。2050年以前人类聚焦的目标就是把人送上火星,我们国家科学家也提出建议我们在2030年到2050年要载人登陆火星。载人登月是在一个冷战特殊时期,不计报酬,为了政治目标美国投入250亿美元相当于现在1000多亿美元,动用了30万人,但是现在随着冷战的结束,不会为了政治目标投入更多的钱。所以他的计划能否连续持续执行,能否在政治分明的情况下保持一个连续性,我个人表示怀疑。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