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蜜资讯

NEWS
|0

科幻明星进校园 | 当《天年》遇上《银河之心》

本活动是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明星进校园活动的第三场

由新华网、时光幻象、壹天文化主办,

青蜜旗下社团经理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研究生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幻协会承办

2016年9月9日晚,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明星进校园”活动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晨兴剧场举行,北京壹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伙创始人、执行董事甘伟康,著名科幻作家何夕、江波,在科幻作家、编剧吴霜的主持下,围绕“当《天年》遇上《银河之心》”的主题进行对话,并与到场的高校学子与科幻爱好者们进行互动交流。

新华网科普事业部总监付方明致开场辞
从左至右:著名科幻作家何夕、壹天文化合伙创始人、执行董事甘伟康、著名科幻作家江波、主持人吴霜

在对话的开始,主持人吴霜首先邀请何夕与江波分别简单介绍自己的作品。何夕介绍,“天年”首先描述的是一个时间观念,这一时间单位的长度大概为2.5到3亿年之间;其次,“天年”也是银河系的一个遗迹,在作品中它被描述成一个宇宙音乐盒。何夕称《天年》最终描写的还是人类抗争的故事,人类在发现天年,应对天年的过程中,重新找到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同时也在不屈的抗争。

科幻作家江波则将自己的作品《银河之心》简要概述为“开着飞船在太空里打仗的一部太空史诗”。在故事设定中,“银河之心”保存了人类文明最精华的部分,而事实上它是很久之前人类文明联盟的一个遗迹。虽然战争的过程很激烈,但故事还是一个大和平结局。

活动吸引了百余名北航学子和科幻爱好者到场

吴霜随后介绍,何夕的《天年》和江波的《银河之心》两部作品的影视改编权均已被壹天文化购得。在谈及被两部作品吸引的原因时,壹天文化合伙创始人、执行董事甘伟康表示,自己最喜欢《天年》里面的“人味儿”和“论道”的部分,觉得“这是中国科幻小说当中很了不起的部分”。而对于江波的《银河之心》,甘伟康认为作者最厉害之处是建立了一个世界观,在硬科幻作品当中,这种“中国人建立的宇宙世界观”显得非常难得。两部小说从人物的设定、科幻作品的美感到世界观的设定,都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而这正是最能吸引影视公司和投资机构的部分。

活动结束后,部分观众与嘉宾合影留念

在之后的对话中,三位嘉宾和主持人还就作品细节及后续的影视改编计划做了探讨和介绍,并对观众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回答。以下为对话精华摘录:

关于作品:

吴霜:有一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是这两个作品共同出现的场景。当你看到天上的人马座,你的目光会穿越数以百万计的恒星,直达银河之心,银河之心不断喷涌出的物质就像奥运火炬。它给我超现实主义、科学主义的美感。我当时没有想到今天有这样的荣幸能够主持这样的对谈。就让我们在像梵高星空的灿烂想象里面开启今天的对谈,当《天年》遇上《银河之心》。请何夕和江波老师首先用简单的几句话描述一下各自的作品。

何夕:《天年》这部作品首先描述的是一个时间观念,在人类可以感知的日月年之上还有一个称之为“天年”的时间单位,这一时间单位的长度大概为2.5到3亿年之间;其次,“天年”也是银河系的一个遗迹,在作品中它被描述成一个宇宙音乐盒。在何夕看来,《天年》可能是一个注定会发生的故事,原因是它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假设,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一次——离人类最近一次的生物大灭绝的间隔正好是一个天年。而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还没有遇到过一次完整的天年,这激发了他创作《天年》的动机。作品里面的生物面对天年时候的结局都成为了“墓碑”——也就是它们都不存在了。但最终《天年》还是描写人类抗争的故事,人类在发现天年,应对天年的过程中,重新找到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同时也在不屈的抗争。

江波:《银河之心》是一部太空史诗,也可以这样说,是开着飞船在太空里打仗的故事。它的大概框架,是在遥远的过去,或者在我们遥远的未来,地球上发生了一次灾难,这次灾难在我的小说里面是一部短篇小说,叫《湿婆之舞》,人类被迫开始太空之旅,并在过程中遭遇各种各样的文明。到《银河之心》的故事时,人类已经成为了银河的霸主,而以前的敌人被封闭在“时间流”之中。但敌人经过挣扎和迅猛的发展从时间流中挣脱,再次与人类发生战争。人类遭遇了惨痛的打击后,开始建设和守卫“银河之心”。在故事设定中,“银河之心”保存了人类文明最精华的部分,而事实上它是很久之前人类文明联盟的一个遗迹。故事中的战争很激烈,但故事最终还是有了一个大和平的结局。敌对的种族虽然被人类击败,但还是在和人类的融合中留下了他们的血脉,大家彼此在银河系里相亲相爱的生存。

活动在科幻作家、编剧吴霜的主持下进行

吴霜:这两部精彩的IP已经被壹天文化购买了,在刚刚公布的银行奖上,《天年》和《银河之心》也都有获奖。我想请教一下甘总,是什么动力驱使您关注科幻?这两个故事又有什么地方吸引了您?

甘伟康:我先说,我不知道这两部作品要获奖,我们谈合作的时候还没有这个事。我看《天年》之后又一个特别深刻的感受,我觉得人类很悲哀,但同时又觉得人类很有希望。我后来问何夕,你怎么想的,如果我们要来想,应该是把地球动了一下,你现在把太阳系动了一下来拯救整个地球。我喜欢《天年》第一是因为它有人味儿。第二,《天年》里面有我喜欢的部分就是论道,道教是怎么讲的,佛教是怎么讲的,天主教是怎么讲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科幻小说当中很了不起的部分。而且我觉得这本书可以反复地看,特别是很多人认为很烦琐的地方,因为我看到有一些评论,这部作品里面有很多地方很烦琐,一部科幻作品不烦琐那叫玄幻作品。科幻作品的基础是什么?就是这个作家有丰富的、对世界很认真的态度。现在有这么多的玄幻作品,我们公司到现在为止没有买过一部玄幻作品,因为我们的团队认为那是向后看的事情,而科幻作品是向前看的,我们应该向前看。第三,何夕老师特别擅长描写感情。我现在正在读何夕老师的《爱别离》,我觉得这本小说太好了。我们团队现在正准备把这部小说拍成电视剧,因为我觉得这部作品中既正面,也有感情,也有科幻,这是多好的东西。我想《天年》也是,里面有很多纠结的感情,这是我读了《天年》以后的几个感受。

江波老师的《银河之心》,我真想说说,虽然我没有把它全部读完,但是我觉得这部小说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地方,这么多的星球,这么多的人,要把它搞清楚关系都很难。我开玩笑说,我从第一本开始读的时候要在墙上画个图,才能搞清楚人物关系。他建立了一个世界观,这很厉害,这是中国人建立的宇宙世界观。毫不夸张的说,这部《银河之心》在硬科幻里头,我认为五年之内没有人能够写的出来。我觉得这里面最难的东西是次序。什么东西都要有次序,金融行业有金融行业的次序,影视行业有影视行业的次序,科幻行业有科幻行业的次序,江波建立的这个科幻宇宙观就是一个次序。我不是说别人写不出来这样的作品,我是说在这种环境下,在这么一个时间段以内很难有人写出来。因为它需要有很好的精力,需要有很好的体力,需要有突破。我很难想象,如果美国没有《星球大战》,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科幻地位。我觉得这部作品就是中国的《星球大战》。这部小说从人物的设定到世界观的设定,都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壹天文化合伙创始人、执行董事甘伟康称要将《银河之心》打造成为中国的《星球大战》

关于影视开发:

吴霜:想请教一下甘总,可能也是我们在座的同学比较关心的问题,《天年》和《银河之心》,目前提上拍摄日程了吗?大概的计划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要拍的话,不管是在制作,还是在其他的某些环节上面,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阻力?很多业界人士都说中国科幻电影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作为影视行业的资深人士,您认为要多久咱们中国才能拍出像《星球大战》那样的作品,换句话说,您什么时候把我们这两位老师的作品拍成《星球大战》?

甘伟康:这两部作品大家要想在大荧幕上看到,负责任地说至少三年以上,因为非常难做,作品设定的越复杂越难做,作品里的武器越多越花钱。昨天晚上我跟江波说,你知道你写一个武器我要做多久?有一个业界的老前辈说,张艺谋的《长城》花掉了1.5个亿美金,而1.5个亿的投资要到4.5亿美金才能回本。而中国去年最高票房,除了《美人鱼》以外,《寻龙诀》花了2.5个亿,三家一块做,万达、华谊和光线,没赚钱。所以说现在投入越大的电影,风险就越大,但是为什么还要投?因为同学们喜欢看。

我想这两部作品拍成大电影是很多科幻迷的梦想,大家都在做一个同样的梦,我们壹天做的梦是能够做出两部能够在中国科幻史上为大家留下一点念想的作品。有人问《天年》会投多少钱来做,我说《天年》会少一点,因为它写软的东西会多一点,我们的预算《天年》可能就1.5个亿到2个亿,《银河之心》没有1亿美金想都不要想。这么大体量的东西,我们不能随便地就把它完成了,但是我们的工作可以负责任的说,不是现在开始做的,从那一天我们瞄上这两部作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了。我们和中国目前最好的影业集团早有联系,我们和美国六大也早有联系,但是就这样我告诉大家至少三年,设定都需要一年半。但是这两部是同时在运作,我觉得这一点我们非常负责任。我们希望这两部片不单是在国内卖,而是能够做到全球发行,因为只有全球发行我们才能赚钱,也只有全球发行影响力才足够大,能够把真正的中国科幻好的产品向全世界展示。

何夕:我一直在不同的场合说科幻和电影是天作之合,科幻电影去影院看和小屏幕看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科幻电影和大屏幕是非常的契合,情节和人物也很重要,但是有很多声光给人感官享受的东西,是只有电影院才能提供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现在很多电影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瞄准科幻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做过很长远的考虑,一些都市片所谓的后劲不一定足,但是科幻不一样,科幻永远不会过时。这么多年来,发达国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只不过是把这种模式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发扬光大。像甘总的壹天公司这么义无反顾地杀入科幻领域,我们和壹天公司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这段时间能够感受到壹天文化公司是一家野心勃勃的公司,这是褒义,有很明确的目标,甚至在这个领域要做出一片天地,刚才甘总也说了,要为中国的科幻电影留下一点念想,给人感觉真的有情怀在里面。

著名科幻作家何夕称科幻电影和大屏幕非常契合

甘伟康:我们壹天整个高管团队从来没有这么完整地出席过一次活动,但是今天都到了。为什么我们要共同出席这个活动,是因为我们公司内部非常重视。为什么这么重视?我觉得科幻的市场就在学校,如果学校都没有市场,我很难想象其他地方有市场。同样电影也是,有一部分市场在中国,有一部分在海外。现在六大在中国已经成立了几个影视公司, 以前是求人家,现在是反过来,现很多国外的大导演,国外的电影公司到中国来找IP,他们没钱,需要国内的投资人,这就是资本的融合。做科幻电影还有个东西是最致命的,就是特效。以前我们是特效不行,做不出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很多特效公司,中国的资本已经参与了。我觉得这种融合不是以前那种,我们处于一个很弱势的地位,现在我们有话语权,这就是我觉得科幻能成为下一个非常大的产业的原因。2014年美国TOP10的电影中有7部是科幻电影,当年美国的电影票房有103个亿美元,这7部科幻片占了18个亿。中国今年上半年电影票房270个亿,如果我们把《美人鱼》刨掉,科幻电影就没有了,这么大的市场全被美国人干掉了。我们做中国科幻电影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这个蛋糕既然是市场给你的,那我们就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去瓜分这个蛋糕,因为是我们中国人掏钱买的票。

壹天文化高管团队与何夕(左三)、江波(左四)合影

关于创作:

甘伟康:我特别敬佩他们俩,因为我觉得写出这种小说的人都不简单,人品也特别的好。但是我很奇怪,他们俩都有自己的职业,哪有这么多时间来写?我特别想知道,怎么完成这么宏大的作品,你们采用什么方式来写?

何夕:甘总的话戳到我的痛处,像中短篇,它对时间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可以用一些碎片化的时间写下去,而像长篇这种,对整块的时间要求很高。如果你因为什么事情放下了,隔一段时间再捡起来是很痛苦的事情。比如你好不容易凑了几天假,你还需要拿出几天时间来回顾,这也是工作和创作之间的矛盾。但是现在有了壹天文化的支持,我们以后可以更专业一些,这个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江波:我刚才想到的答案是热爱可以克服一切,你从心底里喜欢写你就自然能够写了,这个答案能够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大量的作者在发表一两篇之后就再也不写了,这些作者未必缺乏热爱,有可能是热爱不够深,但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想清楚一个事情,就是我们从小都知道的一个故事,叫《龟兔赛跑》。对于乌龟来说很简单,“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有一个普遍的事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这么一点,特别是对于这种需要长期努力的行业,坚持不懈的努力才可能达到最后的成就。我一直觉得我就像《龟兔赛跑》当中的乌龟一样,不停地爬。

著名科幻作家江波认为科幻写作需要长期努力
0
版权声明

此篇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青蜜书面授权的,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蜜qing.me

刘允 2016-11-09 20:51

青蜜——科教研学知名品牌。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Leiyongqing360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