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之眼》

作者:滕野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科幻协会 3

正午的阳光明亮而毒辣,秦枝穿行在庞大的城市里,汗流浃背。四周的神庙建筑巍峨庄严,不同于古埃及平民居住的低矮平房,这里到处装饰着华丽的浮雕、高大的塑像和五人合抱的巨柱。当然,无论在城市哪个角落,最显眼景物的始终是城市中央那座高耸入云的方尖碑,碑顶悬浮着一只硕大的眼珠——至高之眼。

秦枝又转过几个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她吸了吸鼻子,不会错的,这儿空气里的味道比任何地方都更浓烈,只有防腐师的工作场所才会需要这么多香料。

秦枝撩开殡仪馆入口的帘子。

“女士,这里不接待访客。”一个戴着胡狼面具的男人迎上前来。

“你是阴影?”秦枝开门见山地问道。

男人一愣,随即侧身给她让路:“进来,小姑娘。”

“我想成为夜游人。”秦枝进屋后毫不拖泥带水,直接道出来意。

“这不合法。”男人摇了摇头。“合法?”秦枝一愣,随即捧腹大笑,“这儿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合法的吗?”

“那不一样。”男人争辩道,“‘默许’和‘禁止’之间的界限非常清晰,胆敢越过雷池的家伙……”胡狼面具后响起一声轻笑,他朝四周挥挥手,几名防腐师正忙碌地将逝者们的尸首装殓、制成木乃伊——古埃及人相信这一仪式是通往永生的必不可少的环节。但看到这一幕,秦枝没感受到任何神圣庄严的氛围,只有不寒而栗。

她重新把目光转回面前的男人身上,男人的装束俨然是那位接引亡灵的死神——阿努比斯。

“你刚才说‘这不合法’,而非‘这办不到’。”秦枝依旧没有放弃。

一刹那间,她觉得那张胡狼面具后面的眼睛放出了危险的光芒。“你的洞察力很敏锐,确实是当夜游人的料子。”男人又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终于说道。“谢谢夸奖。”秦枝平静地回应。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打听到这里的,也没兴趣刨根问底。”男人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可有件事必须先说清楚,所有追求‘空白模组’的夜游人……无一例外,最后都很凄惨。”

秦枝欲言又止。

“你觉得自己能承受?哈,我们走着瞧吧,小姑娘。”男人说着转身从架子上取下一只小瓶。“这是什么?”秦枝接过瓶子,里面盛满了淡蓝色的液体,她用力晃了晃,分量很沉。

“一个能让你继续走下去的模组。”男人简单地回答。

秦枝没有继续追问,从衣摆下取出一只玻璃滴管——一件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她从陶土瓶中吸了一管淡蓝色液体,然后仰头往双眼中各滴入一滴。

世界在她眼前溶解、崩溃,秦枝的瞳孔仿佛变成了失焦的镜头,一刹那间她视野中只有一片模糊的白光。随后白光黯淡、消散,景物重新清晰起来,她面前的男人变成了中世纪医生的模样,戴着一张诡异的鸟嘴面具。秦枝环顾四周,殡仪馆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月光下的墓园,空气中香料的味道也变成了翻开的泥土所散发的清新气息。

“无论在什么模组里,你都会戴着面具吗?”秦枝问面前的男人。“没有点神秘感,别人就不会叫我阴影了。”男人再次耸耸肩。“没人知道你的长相?”秦枝又问。“有啊,至高之眼。”男人伸手指指墓园外的天际,遥远的城市中央,矗立着一根巨大的十字架,就算从这么远的距离望过去,也能看清十字架顶端漂浮的那只眼睛。

秦枝沉默了一会儿。“这东西可真烦人。”她终于低声说道。男人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小声点,说不定海洛蒙公司还在哪儿藏了一只‘至高之耳’呢。我可不想让执法者找上门来。”

秦枝没有拖延,告别了阴影,离开墓园。路上,前方的地砖不停亮起白光为她指引方向,她就像一只老鼠,在夜色掩护下钻入小巷,不停向城市深处前进。

迷宫般的小巷尽头是一间药店。秦枝迟疑一下,推开门走了进去。“夜游人?”正在打盹的老板惊醒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秦枝有些讶异。“很简单,这家店只存在于给夜游人引路的模组中啊。”老板微微一笑,“我很久没有见到客人了……”他说着递给秦枝一只玻璃瓶,“想好了,小姑娘?”

秦枝以行动给出了回答。她用吸管汲取瓶子里绿油油的液体,滴入瞳孔,短暂的失明之后,药店变成了一家小酒馆,老板背后的架子上堆满了尚未开封的酒坛,香气醉人,很难相信几秒钟之前那里还是各种泛着怪味儿的药剂。

秦枝走出门外,中世纪的街道被唐宋时期的建筑所取代,沿街都是大户人家,屋檐下悬挂着一排红灯笼,照亮了那些摆放在门口镇宅的石狮。她抬头望向远处的城市中央,那儿不再是巨大的十字架,而是一座刺入云霄的佛塔,灯火通明,唯一不变的只有依旧漂浮于塔顶的至高之眼。

地面再度亮起白光,为她指示方向。此后的数个小时里,秦枝穿梭在城市各处,在每一段旅途的终点都要更换一次模组,她走过苏格拉底时期的雅典,凯撒治下的罗马,刚刚修筑好空中花园的巴比伦,三月里烟花满城的扬州……

最后,她在里约臭气熏天的贫民窟里停下脚步。从踏入这里开始,地面就不再亮起指示方向的白光,她有些茫然地站在道路中央,不知这是否意味着已经到了终点。

一个年老的乞丐拄着拐杖,慢腾腾地沿着街道挪动。经过秦枝身边时,他停了下来:“夜游人,嗯?又一个追求空白模组的傻瓜?除了你们没人会找到这里来。”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讥讽。

老乞丐抖抖身上那件脏兮兮的袍子,摸出一只盛满了黑色液体的小滴瓶,塞给秦枝:“你知道该怎么做。”

秦枝把黑色的模组液滴进眼睛,一瞬间她觉得眼球正自内而外熊熊燃烧,她蹲下身抱着头痛苦地大叫。老人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叫够了没有?你的嗓门简直能把所有执法者都吸引过来。”

疼痛感终于稍稍减轻,秦枝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辉煌壮丽的城市中央。她面前是一座庄严的凯旋门,一条大路穿过门洞直通城市中央,那儿矗立着另外一座宏伟建筑,其顶端是个巨型穹顶,穹顶上方的空中漂浮着至高之眼。

她身边的老人换上了一套军装。“欢迎来到阿道夫·希特勒梦想中的第三帝国首都,日耳曼尼亚。”老人手中的拐棍变成了一根雕饰华丽的手杖,他挺直腰杆笑眯眯地说。

“这就是空白模组?”秦枝疑惑地问,这和她的想象差得太多了。“不,这是我收藏的一个模组,我管它叫‘暴君之城’。”老人挥了挥手杖,向前走去。“你是谁?”秦枝紧跟上去。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小姑娘。”老人伸手拦住正要连珠炮般发问的秦枝,“我会满足你的好奇,但首先……给我一个你到这里来的理由。”

秦枝思忖了一会。理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吗?为了那个甚至不一定存在的空白模组?

她抬头望了一眼天际线上的至高之眼。她知道那眼睛只是个摆设,是海洛蒙公司印在所有模组里的商标,也是他们力量的象征。真正的至高之眼,在每个人的虹膜里面。

想到这里,秦枝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肩上的伤疤。每个新生儿在出生后24小时内都要被注射一针“银剂”,那是一种混合了纳米机械单元和神经递质的液体,银剂将改造新生儿大脑的感觉中枢,确保所有人从出生起就连入模组城市。银剂会在肩膀上留下一块闪亮的伤痕,称为银疤。

海洛蒙是个伟大的公司,秦枝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们开发的模组让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在各种风格不同的世界里,有怀旧情结的人可以选择历史模组,成为罗马或雅典的市民;喜爱冒险的人可以选择奇幻模组,居住在由魔法和巨龙守护的城堡里;想象力发达的人还可以选择科幻模组,他们眼中的城市充斥着高塔、悬浮车、玻璃幕墙与发射架。通过将模组液滴入眼眶,银剂中的纳米单元会在神经与血管里改变位置,对感官作出刺激,令大脑接收到与模组相符的视觉、听觉、触觉讯号。

海洛蒙公司一手创造了这座城市。为了约束人们在模组世界中的行为,他们监视着每个人。监视手段很简单,纳米单元会把所有人视神经接收到的讯号传回至高之眼下面那幢直入云霄的建筑——海洛蒙公司总部。

摄像头是每个人的眼睛。

“我想要真相。”秦枝终于说道。“真相?”老人愣了一愣。“我想知道城市的真正面目。”秦枝老老实实地说,“所有的历史资料都只记录到公元2000年左右,自那之后到现在的历史,是一片空白。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好奇?”老人哈哈大笑,“我见过许多夜游人,他们的目的可比你高尚许多,有些人为了‘自由’,有些人为了‘隐私’,他们都义愤填膺,誓要推翻海洛蒙公司的暴政。”“暴政?”秦枝有些茫然。

“你喜欢历史,那咱们就来谈谈历史。”老人的手杖敲打着洁白的地砖,道路两侧矗立着巨大的雕塑与华丽的街灯,“希特勒战败前曾有个宏伟的规划,他要把柏林建设成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首都。这座凯旋门高度是巴黎那座的两倍,”老人指指头顶巨大凯旋门投下的阴影,“而前面的大会堂,尺寸是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两倍。”老人又指指远处高耸入云的穹顶,“每个暴君都对宏伟建筑痴迷不已,尼禄,秦始皇,拉美西斯二世,无不如此。大概几百年前,有个叫费拉洛夫的人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他坚信能通过改进VR技术,让人们眼中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不费一砖一瓦就建成日耳曼尼亚这样宏伟的城市。他的VR游戏很成功,让人们身临其境,在虚拟世界中不能自拔。有人痛骂他的技术是新型毒品,是海洛因与有害的荷尔蒙,费拉洛夫反而觉得很自豪,干脆把两个词结合在一起,将公司改名为海洛蒙。”

“再之后呢?”秦枝追问。“战争,权谋,交易,再加上人类历史上一些司空见惯的肮脏手段,世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老人简短地说,“所有人都进入了海洛蒙公司的VR城市,只需要更换模组就能体验任何一种生活,自那时以来,已经数百年没有发生过战争。”

“但这是一种欺骗……”秦枝说。“所以才有了空白模组的传说。”老人笑道,“有人说,空白模组是一种能暂时抵消银剂作用的模组液,让人看到真实的世界……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没这种玩意儿。”

秦枝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并不意外。“那除了空白模组以外,有没有能看到‘真实世界’的方法?”她问。“有,很残酷。”老人停顿了一下,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只小玻璃瓶,瓶中盛满了鲜红的模组液。“换个地方说话,执法者快要注意到咱们了。”

秦枝将模组液滴入眼睛,再睁开眼后,她发现天际线上最高的建筑变成了一座层层向上收缩的圆塔,塔顶矗立着一尊巨大的列宁塑像,列宁头顶飘浮着至高之眼。

“苏维埃宫,斯大林梦中的苏共中央驻地。”老人变成了苏军军官打扮,他指指那座巨塔,“这儿是斯大林设想中完美的莫斯科,充斥着雄伟建筑的莫斯科。”

“请问,为什么我们非得频繁更换模组?”秦枝终于忍不住问道。“海洛蒙公司无法区分清醒时的视觉讯号与梦境中的视觉讯号。”老人回答,“我们想避开至高之眼的监视,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在移动与交流中不停更换模组,这样公司的服务器会把接收到的讯号判定为混乱的梦境,而不会通知执法者。我们是在夜色与梦中出没的人,所以才叫夜游人。”

“那第二呢?”秦枝又问。“很简单,捅瞎自己,废掉监视器。”老人调转手杖做了个刺向眼睛的动作,“想要看到城市真面目也只有这个办法,在刺穿晶状体时,巨大的疼痛会切断银剂的欺骗讯号,让肉眼见到真实世界。”

秦枝沉默了一会儿,拔下两根发簪。“你认真的吗,孩子?”老人吃惊地问。

秦枝没有回答,忍着巨大的疼痛将发簪缓缓插入双眼,眼眶中血泪齐流。

莫斯科的景色渐渐暗淡下去,一大片一大片与建筑物尺寸相仿、蓝绿相间的巨型立方体在那些高楼的位置上浮现出来,仿佛一片没有生机的森林。剧痛之下,秦枝在失明前努力把目光投向远方的城市中央——

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塔楼,没有巨像,没有穹顶,更没有那只至高之眼。只有一轮夕阳悬挂在地平线上,黯淡、无趣。

“孩子,欢迎正式加入夜游人。”老人的声音传来。“你看到的蓝绿色建筑,是海洛蒙为了方便VR技术抠像、贴图而采用的绿幕。现在,你真正进入了夜色——我们将一道为真相与自由而战,我们的敌人是海洛蒙公司。”

 

数日后。

“近来有何收获,老先生?”

“前几天有个小姑娘找到了我。”

“我见过她。你怎么做的?”

“老办法,阴影。在我的模组里,她自以为刺瞎了自己,但我只是暂时切断了她大脑中的银剂讯号——银剂讯号一断,意味着视觉就没了,根本不存在看见‘真实世界’一说。

“好奇的孩子。真不让我们执法者省心。”

“夜游人早就成千上万了,加她一个也不多。无非是要花些力气,为他们再创造一个反抗公司的情景模组罢了。”

“人们总觉得自己生活在骗局中,他们关心的不是真相,只是需要一个与他们从前所见不同、而又合情合理的解释。”

“没错。暴力掩盖是最愚蠢的。聪明的做法是为他们创造一个了解真相的‘希望’,越虚无缥缈越好,这样他们找到了‘真相’之后就会愈发坚信不疑。”

“就算被识破,我们还可以继续制造新的‘真相’。他们永远无法从这根链条中挣脱出来。”

“那我们自己呢?我们自己是否生活在‘真相’里?”

“如果你想过得开心些,就别去和至高之眼闹别扭。少思考哲学,老先生,否则我就不得不对付你了。”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 刘允2017-06-29 09:06

    哦哦

    赞(0 回复

  • 观众2016-09-28 14:51

    果然不出所料,自己人。

    赞(0 回复

  • 北城蓿2016-08-15 10:40

    简直神了(>﹏<)这个结局。不过那么多人追求相真真的很重要么?

    赞(0 回复

脑洞创意坊

脑洞创意坊,青蜜旗下科幻创意开发子品牌。

让创意有价值!

青蜜科技关注全人类的科技创新、未来探索和远景想象。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Leiyongqing360

作者专访

滕野:讲故事的“藤野先生”

评委点评

很有创意的文章,通过宏观的描写寥寥几笔就将读者带入了一个虚拟现实的未来,同时探究了关于人们内心对真实的需求与真实本身的关系,发人深思。

—— 初审评委 2016-08-06 00:45:37

对于世界观的构建,环境的描述,人物对于自身命运、对于世界的迫切探求等等描述得非常精彩。很优秀的作品。

—— 初审评委 2016-08-02 14:46:13

主人公所在的世界,人眼看到的世界风格是可以因叫做“模组”的眼球、神经科技而发生改变的,如同各种滤镜和皮肤。主人公渴求世界的真相,而寻找“空白模组”。头一次看到这样的脑洞。与《黑客帝国》都是描写身在其中而渴求真相,但原理完全不同。行文流畅,结局的反转令人震撼(让人想起《黑客帝国》中,锡安本身也是矩阵的故意设定)。科技应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阅读本次大赛的作品我有一个感觉,很多作品如果能拍成科幻短片,绝不亚于好莱坞大片,有些甚至更胜一筹!

—— 初审评委 2016-08-06 11:47:05

最后情宏伟场景节的转折令人惊叹,并引人反思。文笔清新脱俗,寥寥数笔就描绘出不同时期的宏伟场景。模组的构思也很吸引人。

—— 初审评委 2016-08-06 12:25:57

个人感觉真的是一篇十分优秀的作品,脑洞大开,其中各个场景描写十分流畅,能感受到确实是作者自身的知识储备,并不是硬写的。最后的情节转折令人惊讶又觉得确实应该这样。看完令我不停去思考这样生活在幻象中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真是有些不寒而栗呢。

—— 初审评委 2016-08-06 22:56:04

自真实入空无,由日常至庙堂,草灰蛇线,绵延千里,叙述模块运行流畅,快速而不繁复的切换构建出一个万象界域的乌托邦。而最后的套娃式结局亦令人细思极恐。

—— 初审评委 2016-08-07 20:01:47

前面的叙述过长,而且并不是一定有必要,私以为可以删减几处,或者在其中掺加更多的世界观补充。后面的反转有点俗套,前面的铺垫并没有暗示还有这种结局。个人而言,与其这种比较强行黑暗,不如结尾透点光明比较好吧。

—— 初审评委 2016-08-19 12:58:03

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在科幻世界看到的《天道轮回》,也是讨论真实与虚幻的一篇文章,但我觉得作者写的比那篇更好,文章缓缓道来,将一条条线索缓缓呈现在读者面前,结局恍然大悟又有一个大反转,读罢让人不禁拍手称快。

—— 初审评委 2016-08-20 09:13:36

创意占优。虚拟的未来在作者笔下被构建出来,同时引人深思,内心人性的探讨十分精巧细致。值得推荐。

—— 初审评委 2016-08-22 01:16:26

非常棒的故事,行文风格十分成熟,故事的结局让人惊叹

—— 初审评委 2016-08-22 13:32:11

宏大的场景描写配上几乎毫无破绽能自圆其说的脑洞,读起来是一种享受

—— 初审评委 2016-08-22 16:29:34

发人深省的作品。

—— 初审评委 2016-08-22 17:07:05

情节构思奇特,引人入胜。结局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 复审评委 2016-08-26 19:46:33

结尾的转折拯救了全篇,前面不论是场景的想象还是语言或者情节的设计都嫌粗糙,其实可以再打磨一下。

—— 复审评委 2016-08-26 21:57:40

空白模组(能暂时抵消银剂作用的模组液,让人看到真实的世界);银剂(所有人从出生起就连入模组城市)VR游戏;暴君的宏伟建筑;制造‘真相’;控制与反控制;反乌托邦 层层嵌套的幻景,有《黑客帝国》和《盗梦空间》的感觉。

—— 复审评委 2016-08-29 10:38:32

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品。文字简洁有力量,场景的切换毫不拖泥带水,结局的反转和留下的思考的尾巴都很有味道。有时候确实也会想,科学进步的结果,是不是真的会打开“至高之眼”?是不是确实会让我们模糊了“真实”和“虚构”的界限?

—— 复审评委 2016-08-29 13:00:17

喜欢本文的情节,给读者不错的阅读体验。我注重情节的体验,不拖泥带水。

—— 复审评委 2016-08-30 00:10:24

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迭加在一起,是对虚拟现实题材的重要突破。悲观结局提升了作品的内涵。小说中对历史上各种未实现的建筑规划的引用,是对科幻素材的有益开拓。是一部优秀科幻电影的好素材。

—— 复审评委 2016-08-30 06:28:46

这是一部创意突出的科幻作品,是对虚拟现实题材的重要突破。结尾很棒,有拍摄成优秀科幻电影的潜质。

—— 终审评委 2016-09-03 22:08:38

小说铺垫不足,因而秦枝刺瞎双眼的情节有些突兀。结尾的大反转出人意料,但为了实现反转而放弃了对秦枝的更深入的心理刻划,匆匆对她画了句号,实际有点得不偿失。不过总的来说,尽管小说还比较粗糙,但其故事主线——一个追求真相的惨烈故事——及小说中烘托出的阴郁氛围,还是足以打动读者。如果再仔细打磨,应该是一篇优秀之作。

—— 终审评委 2016-09-04 10:36:45

这是一个用VR构建出来的黑客帝国,未来帝国本身不是我们熟悉的帝国体制,而是一个叫海洛蒙的公司,甚至一个更加神秘的至高之眼。海洛蒙公司可能是最后一个VR,作者最后对海洛蒙公司的描写表明这篇科幻有相当现实的根基

—— 终审评委 2016-09-04 10:38:55

在众多作品中这篇成功营造出具有科幻感的异世界,并能将眼睛的核心概念贯穿始终,成为故事的驱动力,黑暗、华丽,具有哥特式的风格。

—— 终审评委 2016-09-05 15:06:45

设定有意思,最后情节又落入俗套。

—— 终审评委 2016-09-05 23:09:35

作品画面感强,意象捕捉精准深刻,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作品语言简炼有力,结构紧凑,行文流畅自然,戏剧张力强劲,结构合理,整体感好。是入围作品中最为成熟的佳作。

—— 终审评委 2016-09-06 17:44:28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