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五星会谈——如何在俗套中玩出花样

作者:青蜜科技   1


科幻五星会谈视频——如何在俗套中玩出花样

这一轮科幻五星会谈的话题是“如何在俗套中玩出花样”。主持人是青蜜科技编辑薛小燕,参与这个话题的嘉宾有:青年作家周敬之、参赛作者杨枫、地瓜和丁宇飞。这四位嘉宾的作品都很出众,本身也有着较为丰富的创作经验。

薛小燕:我们这个话题讨论的是“如何从俗套中玩出花样”。之前五星会谈的话题,都侧重在“科幻”,所以这个话题,我想请各位多多分享一些自己在写作上的技巧和经验。首先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何谓“俗套”?当你读到一篇什么样的作品时,会觉得这个东西很俗,甚至很庸俗呢?你们是怎么理解这个“俗套”的?

周敬之:我觉得俗套就是作者用得太多了,读者也看得太多了,产生了审美疲劳。比如第一个写宇宙飞船的人,肯定能让大家感到震撼,但现在写这个主题的人太多了,它就成了俗套。但是俗套并不影响一部作品成为优秀作品,甚至不朽的作品。俗套,依然可以写出灵魂。这次科幻大赛,我在审稿的过程中也看到,很多创意大家都写到了,但并没有影响到作品本身。我觉得一味追求“新”那对我们这些科幻作者的要求太苛刻了,这恰恰是在扼杀科幻作者的创作积极性。我们看好莱坞大片儿,那些在科幻圈儿奉为圭臬的一些作品,也依然是有俗套的。

薛小燕:周敬之的观点就是,写小说是可以俗套的,但是作者一定要能够在俗套中注入新的灵魂,写作时不要太过拘泥于是否俗套,而应该更注重讲述一个故事,传播一种价值,表达一种思考。杨枫,你怎么看何谓“俗套”?

杨枫:我对俗套的看法,应该会比周老师(周敬之)更宽泛一点。我对俗套的理解,主要是“模式化”。模式化不仅仅体现在一些点子上,甚至体现在作品的发展模式上。举一个大家可能都听说过的套路化的例子,比如那些网络上的小说,实际上它确实有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比如主角的成长经历。但这个成长的过程就是很模式化的了,每个人都写这一套成长过程。到最后,即便有些情节上是不一样的,但人物的设定各方面都是雷同的。当同样的设定重复性很高,就是一种俗套了。我是不接受这种俗套的。

薛小燕:杨枫的观点让我想到,其实同类型的作品一旦很多人来写的话,最终都难免落入俗套。比如武侠小说中的英雄主义,一个英雄是如何成长的,他们的种种奇遇,可能很多小说写出来的模式都是雷同的。而我在这次科幻大赛的审稿过程中,也发现很多点子是雷同的,感觉大家写来写去主题就是那几个,不知道各位在创作时,有什么感受?请问地瓜,你在自己的创作经历中,写过自认为俗套的作品吗?

地瓜:我写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俗套的。包括这次大赛投稿的《堡垒》,也有复审的评委点评说这篇的设定很俗。我同意这句话,但我觉得,俗套并不一定是个坏事儿,要知道大多数作品都不可能不落俗套,极少数作品可能是全新的。我个人感觉,像《黑客帝国》,还有《指环王》,它们成了某一类型的鼻祖,同时自己也做到了巅峰。剩下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模仿,而平庸的作品甚至从头到尾都是俗套的,设定、情节、人物、结局等等,都是俗套的。我理解的俗套,一个是大家见得多了,所以它俗套了,比如某种设定,某些点子,用老了,用烂了,就是俗套;还有一种就是情节上的俗套,可能结局是个大团圆,读者觉得好俗啊。但我觉得这些俗套不是不可以用,我自己就经常用。

我自己避免俗套的方式,就是设置一个悲剧性的结局。在我的经验来看,大多数人会对悲剧性结局措手不及,人们会比较期待美好一点儿的结局,所以如果小说的情节急转直下的话,一般会出乎一些人的意料,这是我自己来避免俗套的办法。当然不是为悲剧而悲剧,我自己是比较悲观的,所以最后能水到渠成的话,就可以了。

薛小燕:所以《堡垒》最后的悲剧结局,就是为了避免俗套?

地瓜:是的,当然我认为这也就是它的归宿。

薛小燕:不知道各位在阅读各种文学作品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了很俗套的作品?都有什么样的经历?如果让你们来改改,你们会怎么改呢?有请丁宇飞来分享自己的感受。

丁宇飞:首先如果这篇作品被评价为俗套,我会尽量避免去读它。如果这里的俗套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固有模式,那么这种固有模式恰恰能够反映这段时间文学创作的潮流。比如说前段时间就比较流行写穿越文,然后大家在那个时间段都很受吸引。包括这种作品还被改编成影视作品,也会让很多人的创作偏向这个方向。推理界有个非常经典的模式叫“暴风雪山庄”,自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以来,就一直在被推理作家所写,这就难免俗套了。另外还有个例子,就是《斗破苍穹》,这是我少年时期读的感觉模式性比较强的作品,我觉得这里面最俗的地方就是主人公所有的事情都是顺风顺水的,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所以我觉得这种模式的滥用,会削弱主人公身上本来可能存在的一些闪光点。

薛小燕:各位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为了避免落入俗套,甚至在俗套中玩出花样,都用过什么办法?可以从写作的技巧上来谈谈。

周敬之:如何在俗套中玩出新花样儿,我自己用的一个方法就是去推理,尽可能基于科学去推理,那就可能会出现不太一样的结果。但是你也不能保证你这个结果,没有其他人想到过。所以不要因为这个而困扰自己,重要的是你要把它写下来。我在写的过程中也在想,怎么样才能出新,最开始我是想重在传播一种价值观,因为目前我的读者群主要是初中生高中生,正是塑造价值观的时候。所以说与其花太多心思在俗套中走出来,不如想一想如何写出更好的故事,让作品变得既好看又有教育意义。

杨枫:如果要玩出新意的话,我比较倾向于从故事中的人物塑造上着手。科幻写作的话,可能更注重点子。而从其他纯文学创作来看,可能更纯粹的是探讨人本身。故事的发展,人物的性格更重要,在人物的塑造上写出新意,是脱离俗套的办法。如果从这个角度着手,塑造出富有新意的角色,那么作者可能需要多观察,多去看周围的一些人。

地瓜:我看过一些比较实用的技巧。第一个,一个设定俗套的话,可以把多个设定混合起来用,那就不俗套了;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让结局出乎意料,这个说得容易,但可能不是很容易做到;还有一种办法,举一个美剧的例子,这部剧叫《怪奇物语》。这部剧整个儿就是个超级大的俗套,它完全模仿了八十年代恐怖片的套路,设定是俗套的,情节也是俗套的,但是整部剧制作十分精良,而且能够让八十年代爱好恐怖片的那些人有深刻的感触,所以即使俗套,也俗得很有品位有情怀。本身八十年代的电影制作比较粗糙,然后用现代的技术把电影制作的十分精致后,清晰的重现了八十年代的审美和怀旧意味,能让很多人为之着迷。所以,这样的作品,即便俗套,也在制作上超越了俗套。

薛小燕:所以引申到写作上来说,即使情节上有些俗套,但文笔能足够好,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丁宇飞:我跟地瓜的想法差不多。我在写作前,强制性要求自己有一个反转的结尾。所以会安排明暗两条线,在暗线部分设置伏笔,所以结尾出现反转时,出乎意料却不会出离逻辑。不过,说不定这种剧情反转也是一种俗套。

薛小燕:通过大家的分享,我感觉俗套并不是特别要命的劣势。当某种文学类型变成潮流之后,模式化是在所难免的。但更重要的是给作品注入新的灵魂,赋予自己的特色。作者自身,也要尽可能的多看多想多写,打开眼界,拓宽知识,才能让自己进入新的境界。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脑洞创意坊

脑洞创意坊,青蜜旗下科幻创意开发子品牌。

让创意有价值!

青蜜科技关注全人类的科技创新、未来探索和远景想象。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Leiyongqing360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