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咖啡厅》

作者:雪糕掉地   清华大学学生科幻协会 2

人类的智慧不仅仅体现于提问与回答。同样,对智能的评估也不应被此局限。

——摘自强化图灵测试总纲


一、男人

这是开店以来最冷清的一天。

本应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街上却看不到半个人影,让人不敢相信自己身在城市。要是一位顾客都没有的话,我大概会找个借口直接打烊,但是偏偏有那么一位顾客。更不用说这个中年男人目光涣散,两个小时里只点了一杯拿铁,时不时还长吁短叹。实话说,即使他今晚就会自杀也不会让我意外。

正这么想着,他突然从座位起身向我走来。

“要续杯吗?”我问。

“续。顺便问一句,能看新闻吗?”他指了指吧台上方挂着的球形全息电视。

我把电视打开,他也就近坐到了吧台的位置。女主持的声音响起:

“HUA公司研制的电子脑‘X’在前日首次通过Gamma级强化图灵测试,这标志着我国的人工智能已经走在世界最前沿……”

紧接着画面又切换为某位学者:

“约半个世纪前,聊天程序‘尤金’首次通过了初版图灵测试。当然今天看来‘尤金’并没有多少真正意义的智能,他最大的意义是提醒了学界,传统的测试不够严格。”

随后,人们相继提出了不同程度的强化图灵测试,而Gamma级是首次被人工智能突破。它要求在一周时间内,人工智能表现出的“记忆”、“主动性”、“幽默感”等方面能力应与人类不相上下,甚至对肢体语言和表情也有所要求。

这类话题对我来说还是有些无趣。但我的顾客似乎看的很专注,我也只能忍着不换台了。

然而他的表情似乎并非对此有兴趣,反而像是被什么所困扰一般。

“你相信吗?我认识那个人。”他突然说。

我望向电视,高谈阔论的学者已经消失,此时显示出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的半身像,这是“X”的拟人形象。

“我认识‘他’。”

他重复道。

接着,他开始讲起他的故事。


二、故事

我觉得你不会信我接下来说的话,没关系,你就当这是我编的故事就好了。

不,你肯定不会相信的,但是我还是想讲出来。这事我从没跟别人说过,再不说大概我会疯掉。

咖啡能再续一次吗?谢谢。

我想想要从哪说起。

对,我见过“X”,而且不是最近,是在二十多年以前。

那时候我还没来这,我的老家在南方一个小镇。那时候,我在镇上唯一的初中念一年级。

初中的小孩基本分成这么几类。一类从小学起就是三好学生,上了中学也一样品学兼优,当课代表,入共青团,老师喜欢家长放心。另一类学生正经历青春期的躁动,一帮人打篮球打着打着能打起架,偷偷抽烟早恋,年轻气盛,这种学生最多。还有一类比较罕见的,学习成绩不好,也没有到逆反期,老话说较“没开窍”,精神上还是小学生。

我不巧就是最后这类。

初中第一个班主任姓谢,我学习跟不上,经常被叫到谢老师家里补课。

我就是在那认识“X”的,那时候他叫谢语,说是老师亲戚的孩子,来镇里念书寄住在老师家。

谢语比我小一年,懂的东西却很多。老师忙的时候常常是他给我补课。他说话像个大人一样老气,要是说初中的我像一个青春期迟迟未到的小破孩,那他可能在娘胎里就过完青春期了。

就算如此,毕竟年龄相仿,我很快就和谢语成了好友。在补习的间隙,我会跟谢语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而他会给我讲一些不知从哪听来的故事。

比如,古希腊的一位健儿与一只乌龟赛跑,起初乌龟只领先那个人一段,但那个人却永远不能超过那只乌龟。因为当他到达乌龟所在的位置时,乌龟就又前进了一点,当他追上这一点时,乌龟又再次前进了一点……

 “……如此一来他永远就都追不上那只乌龟了,你说呢?”他问我。

我当然什么也说不上来,我只知道高年级的王胖子要打我的时候,就算我离他有五十步最后也会被追上。

当然,现在就能明白,这不过是芝诺悖论的一问。我从他那听来的东西大多都是这类。诸如“无穷多住客的旅馆”、“扳道工的抉择”、“半死不活的猫”等等,只是我把这些话题当成了讲故事。有时候老师也会加入进来。

然而无论如何,故事往往都以“你说呢?”和我的哑口无言结束。


现在想来,补习时候讲的知识都忘了,这些故事倒还记得。

你说图灵测试?他是给我说过那个,不过那是之后的事了。


先说点别的吧。

一年后,他升上了初中,我也开始读初二,我们开始能在学校见面。自然而然地,在课间或者放学后,我们总是结伴而行。

然而在别人看来,一个是年纪倒数前十的呆子,另一个是以第一的成绩考入本校的尖子生,这对组合并不那么顺理成章。学生间形成的小集体,对于离群者向来是刻薄的。我和谢语也成为了他们批判的对象。谢语是老师关注的对象,于是这些揶揄与讥讽一时之间都落到了我身上。

我,最终又将这些压力倾泻给了他。

就在某次课后补习时,讲解习题的谢语的面孔不知为何变得扭曲刻薄起来,一如那些欺凌者一般。我迟迟无法理解题目的样子一定无比愚蠢,他的脸上仿佛写着这句话。现在想起来,扭曲的不过是我罢了。然而那时的自己怎么也无法对着那张脸冷静下来,我终于挥出了拳头。

被打中的他一脸迷惑,我却又抽出圆规向他刺去。他甩手挡开,改变了轨迹的圆规却正好刺入了他的左眼窝。

谢语没有哭喊,只是一言不发地扶着刺入眼窝的圆规,用另一只眼睛注视着我。我顿时冷静下来,然而又立刻被恐惧支配了身体,我慌乱地逃回了自己家,瘫倒在床上。


我忘了自己怎么睡着的,那天我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我正站在一列火车的车厢中。

与其说那是火车,内部更像平时常坐的公交车,我拉着扶手提环站在司机身后,只见火车急速前进,眼前不远处却是岔道口。

岔道口的左侧铁轨上,呆立着十多个成年人,右侧铁轨上则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扳道工夸张地叫喊着,在岔道口旁哭了起来。

一只巨大的蜗牛就在扳道工的不远处正缓慢爬行。

每当火车到达蜗牛之前所在的位置,蜗牛就又前进了一点。火车急速行驶着,蜗牛缓慢爬行着,而火车始终追不上蜗牛,也无法开入岔道口,危机似乎解除了。

“这是恐怖分子的阴谋!他就在车上!”

司机突然站起来说道。旋即一位乘务员走进来向司机报告:

“我已经找过三号之后的车厢了,都没有可疑的人。”

“很好,那我们先去搜查一号车厢吧,这是我最开始决定的地方。”

“不,应该改变选择,先搜查二号车厢。”

“你错了!”

“我是对的!”

争执中的两人突然扭头望向我,紧接着,我被他们抛出了火车……

我从梦里惊醒,身上满是汗水。

紧接着我才想起自己误伤了好友的眼睛。悔意终于占据上风,我连夜奔向老师家,然而见到的是睡眼惺忪的老师和看上去毫发无伤的谢语,他也不记得有过什么争执。

一切只能解释成我的梦。


不过现在再看,那不是梦也说不定。

啊,抱歉,我说的好像有些语无伦次。其实我记得的事情也没几件了,还是直接跳到最后吧。


没过多久,谢语转学到了北方,图灵测试是他给我讲的最后一个故事。

“简而言之,如果人类在外面,不能根据回答判断出黑匣子中何者是机器,何者是人。就能认为里面的机器已经具有了智慧。”

最后一次故事会不在老师家,而在夜里的学校操场。我们一边说着有的没的,一边仰望着星空。

“你刚才说,已经有机器通过这个测试了?”我问他。

“那次测试中,审查员仅允许和黑匣子交流五分钟就要做出判断。稍作思考就知道,人类之间的交往其实总是以天,月乃至年为时间单位,几分钟的测试意义有限。”

我又问:“像我这么笨的人,会不会被当成机器,通不过测试?”

他低头思考了一会,指了指自己:“那,你觉得我是人吗?”

“当然是。”

他笑了笑。

隔天,他和老师离开了小镇,我再没见过谢语。

直到几天前的这则新闻。


我觉得他是人吗?现在我真的不知道了。


三、汗水

 “也就是说,你觉得自己小时候的玩伴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我向眼前的中年男人确认他的意思。虽然他喝的是拿铁,口中的独白却更像酒后胡言,然而不知为什么又有莫名的真实感。又有一男一女两位顾客走进咖啡厅,但此时我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打招呼了。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刺伤他并不是在做梦。如果他是机器人,零件更换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我看还是当成做梦更合理吧?”

“那天之后,我的圆规就找不到了。而且‘X’和他长得完全一样,这没办法解释。”

“难道不是你记错了?”

“小时候我虽然笨,但记性却不差。”

这倒是,连自己二十年前做的梦都记得住,不可能记性差。

“新闻里说,这次的人工智能‘X’首次使用了真正的电子脑,”眼前的男人直勾勾地盯着我,“换句话说,这是首个完全使用人造神经元搭建起来的神经网络,可以说与人脑的原理已经是毫无差别了。你觉得在这样的硬件基础上,应该用什么方式训练它的算法,才能获得‘人格’呢?”

“呃……”

“直接让他模拟人类的学习和成长过程难道不是最有效的吗?如果呆在实验室中只跟少数的科研工作者接触,结果就会跟只认识自己的父母的人一样病态。将其放到人群中才是最好的训练。”

实话说,我已经快被说服了,然而残存的理智仍然在寻找着漏洞:“可是我记得……那个电子脑才发明了五年吧,你认识谢语是在二十多年前……”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站起身,散发出一种压迫感。

“知道达尔文吧。”

“……你想说什么?”

“《物种起源》发表于1859年,可要是达尔文更激进一些的话,他完全有机会提前二十年完成这它!对于人工智能这样的课题,研究者们担心社会上可能的负面意见,隐瞒成果数十年也并不算太奇怪!”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男人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一直在流汗。

“知道吗,就在这新闻公布的那天晚上,我又做了一次那个梦,不同的是梦中我见到了他。

“他又一次问我,他是不是人类,他有没有通过测试。

“然后……我回答他……

“我……回答他……”

他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可他却仍以僵硬的姿势站在那。

一动不动。

像雕塑。


他出了许多汗,汗水沿着他的下巴滴落,在吧台上积起了一小滩,有的更夸张地直接化成蒙蒙雾气,在咖啡厅里四散开去。

一幅非现实的图景。

我下意识地想帮他擦汗,手臂却被谁握住了,扭头一看,是刚才进店的男女。


四、绿灯

“我……这是?”清醒过来的中年男人从吧台撑起身子。

“电视不小心掉下来了,砸到了您,抱歉,医药费本店会赔偿的。”我连忙解释,并指了指摔坏的全息电视。

“不,我很感激你能听我说话。”

结账完,男人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扭身走出咖啡厅。

紧接着,坐在角落的两位“顾客”向我走来。

“感谢您的配合,另外请务必对今天的事情保密。”

矮个子的男士递过来写有保密协议的电子纸。浏览条款后,我录入了自己的指纹。

“演的不错啊,以前经常撒谎吗?”高个子的女士打趣地问。

怎么可能,至少不可能有过对人工智能撒谎的经验。

“最后,请您作为审查员给出结论。”

矮个子的男士又递过来电子纸,这次纸上的标题是“Omega级强化图灵测试”。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击了“不通过”选项。

“毕竟他发生了故障。”矮个子男人表示认同。

“下次再让我做审查员请提前通知我,他故障的时候太吓人了。”

“审查员事先不知情是测试的需要。”高个子女士笑着解释。


咖啡厅的落地窗外,那个‘中年男人’正背对我们,等着人行道信号灯变绿,看上去和其他路人别无二致。

一个想法突然划过我的脑海。

“我怎么成为审查员的?”我问。

“审查员是从全国随机挑选……”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打断他们的解释,“怎么保证,图灵测试的审查者的确是真正的人呢?”

“别开玩笑了,你难道不是人吗?”矮个子男士笑道。

“我不知道。”

我看着眼前的两人。他们多半会觉得我很可笑。

然而我还是禁不住问出口:

“现在我通过测试了吗?”


咖啡厅外,信号灯刚刚变绿,‘中年男人’行色匆匆地跟随人群穿过马路。


五、对白

“那,你觉得我是人吗?”

“当然是。”

“我也觉得你是人,这样就够了吧。”

“嗯,够了。”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脑洞创意坊

脑洞创意坊,青蜜旗下科幻创意开发子品牌。

让创意有价值!

青蜜科技关注全人类的科技创新、未来探索和远景想象。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Leiyongqing360

作者专访

雪糕掉地:科幻是让人清醒而思辨地做梦

评委点评

合格的创意,巧妙的叙述方式以及流畅的文字。

—— 初审评委 2016-08-10 01:43:30

看起来脑洞都似曾相识但是又把这些脑洞用自己的脑洞连在了一起,耐人寻味,引人入胜。

—— 初审评委 2016-08-10 12:56:52

叙述流畅,展开自然,对于对话体的拿捏非常熟练,足见作者功力。故事布局层层展开,“人”与“机器”的界定逐次模糊,套娃式布局,细思恐极。

—— 初审评委 2016-08-18 17:43:05

文章从图灵测试着手,能写出自己的特色,没有落入一般的套路,这点值得肯定。行文流畅,故事讲得不错。

—— 初审评委 2016-08-22 17:18:43

语言十分老练,同时设置的情节也十分流畅,紧扣主旨,推荐。

—— 初审评委 2016-08-22 22:55:11

针对图灵测试的小故事,对如何才能测试通过成为一个人进行了探讨。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在短短的篇幅内要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颇不容易。文章的故事性不算太好,但是从思考的深度来说值得鼓励。

—— 复审评委 2016-08-28 11:13:36

初中生活 图灵测试 “审查员事先不知情是测试的需要” 有丰富细节,有科幻内核,有出人意料的结局。

—— 复审评委 2016-08-29 10:36:41

将经典的图灵实验放到现实环境下,设定很成功。用人物身份的反转来来迷惑读者,叙述方式很成熟。

—— 复审评委 2016-08-30 06:16:42

用经典的咖啡馆讲故事框架来讨论图灵问题,将一个原本陈旧的题材讲出了新意,让读者在不断猜测中延续悬念的张力。

—— 终审评委 2016-09-05 15:05:26

构思巧妙,故事讲得很老练。

—— 终审评委 2016-09-05 22:50:02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