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任务
社团分类
科幻
天文
动漫
创意
园艺
话题: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讨论:12)

7月16日,马斯克的脑机初创公司Neuralink在旧金山召开首场发布会,公布了最新研制的高宽带脑机接口系统,该系统可通过在大脑中植入芯片实现“用意念控制电脑”。随着如今科技的高速发展,人类对未来的畅想已慢慢成为现实。科幻小说、电影中的情节也在一步步走进我们的生活。邀请您一起畅想,该技术在未来的应用场景,可能存在哪些风险,造成何种社会困扰?你最期待实现的脑机接口技术有哪些?【此话题有奖征稿,依据主持评委+网友热推指数评奖,8月20日公布10名获奖者。本期话题主持评委:陈楸帆,奖品为陈楸帆签名版著作《人生算法》一本,中信出版社】【参与讨论】

全部
2019年7月
25日
2019-07-25 12:24
绿光 投递人:

【陈天桥:侵入式的脑机接口要普及商用对个人恐难接受】对于Neuralink侵入式的脑机接口,致力于脑科学前沿技术探索和资助的华人企业家陈天桥,表示如果是为了治病救人,打开头盖骨,放入电极,在这一领域早已有很多激动人心的发现,比如加州理工学院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Chen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已经实现了让瘫痪病人用意念精确控制机械臂,甚至模拟触觉。但是如果是希望对普通大众进行商用服务,那么情况则全然不同,哪怕是最少的侵入,对于政府和个人而言也是很难接受的。#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2:23
绿光 投递人:

【清华大学医学院洪波: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只有植入缝纫机比较有新意】清华大学医学院洪波教授的研究项目是国内脑机接口领域成绩最突出的。洪波教授团队已经与301医院和清华大学医学院合作,利用一个癫痫病人在做神经监护的状态下得到的大脑信号,接上脑机接口的系统,就能实现准确打字。洪波表示“马斯克的团队做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计划展示,包括微丝电极、植入缝纫机和处理芯片等等,但其中只有植入缝纫机比较有新意,其他事情都是我们领域已经在做的。”

在针对Neuralink所选择的侵入式脑机接口的方案回应时,洪波表示:“这和我们现在做的脑机接口方案所见略同,只是我们考虑到临床的可行性,把电极放在颅骨里,并不直接接触神经细胞。”

洪波教授也认为,Neuralink的发布会主要是为了吸引人才,不具有重大的创新。#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2:23
绿光 投递人:

【杜克大学神经工程中心主任: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吹嘘的成分更多】早在2014年巴西足球世界杯时,杜克大学神经工程中心主任Miguel Nicolelis教授就演示了一个下肢完全瘫痪的年轻人,用脑电波指挥“机械骨骼”为世界杯开球的案例。“Nicolelis也在试图把这个技术应用到临床当中去,当然这会更复杂。”洪波教授表示。 Nicolelis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马斯克的Neuralink脑机接口项目做出回应。他告诉记者:“他们的计划距离实际的发现或者产品还非常遥远,也没有远见和清晰的临床应用的规划,不会对这个领域形成改变或者开启一个新的方向,只是一些小花招,吹嘘的成分更多。”#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36
绿光 投递人:

【科幻作者周学谦:未来真正的模样和用途也许会超乎预期】不论现在的大众如何幻想一项略有雏形的技术,它于未来真正的模样和最广泛的用途一定和那些精细描绘的愿景相去甚远。
技术的发展出自于欲望——单纯的好奇心、想要征服、意图破坏、渴望而不得的事物。从一九二四年人类第一次把脑电活动变成一条曲折的波形,直到今天可以用侵入式的电极控制机械臂举起水杯,把颅骨下的思维转化为字母,一分钟能敲出四十个字母,每秒对外输出三百个比特的信息。我们渴望让残障人士再次顺利运动起来,想要单凭自己的成千上万次神经冲动就创造出另一个世界,借研究人员们那富有创造力的大脑去探究人类思维共通的质底,我们离自己灵魂的本质越来越接近了——真的如此吗?当初物理学大厦上的那两小朵乌云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九十年代一脚跨到二零一九年,我们在这三十年上俯视:智能手机和高速网络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人与人的关系是更接近还是更遥远了?生活到底是在变方便还是变复杂?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意见,因此这个答案并不是定数。一九九四年的中关村第一次连入互联网时,没人知道如今人人捧着一块小屏幕在路上走来走去,脑机接口也是如此,它能带来的变化将会极其庞大,大到让人无法去预测。当它真正成型的那一天,我们如今所担忧的问题或许都不是问题,但未来的人们需要关心的事情也是我们暂时无法理解的——你不可能对一个民国时期的人哭诉自己的微博账号被盗了,他不会理解你的痛苦。
在追求准确的情况下,对脑机接口这一技术的最好预测就是“我们定然无法准确预测”。但这与那些疯狂的幻想亦不冲突,它们才是那些无法预测的未来所在之地。往乌托邦的层面思考,脑机接口和无处不在的连接设施将会实现真正的人人平等;从反乌托邦的层面来说,人机结合会带来另一意义上的“人种隔离”,从思维方式、交流渠道等方面彻底割裂开来;从星辰大海的角度来说,我们可以以思维代肉体,真正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对哲学而言,我们将从物理意义上无限逼近“认识你自己”这一问题的答案,同时把自己推向哲学僵尸这永恒的自我质询。
通过几毫安电流即可让我们体验到另一人生的技术,过于美好也过于让人们担忧。恐惧必定首先出现,人类以逃避现实为名厌恶着这一技术,然后前赴后继的沉睡在自己和别人构造出的幻想中。从这一角度来说,脑机接口和文学倒是颇为相像。然而它终将成为我们现实的一部分,我们将同时拥有两个世界,一个属于躯体,一个属于意识。
至于哪一个世界更好,我们不得而知,哪怕是一朵花也有它自己的世界和观点。这个问题最好同时交给科学和科幻道路上的前进者,他们或许能给出有趣的答案。#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34
绿光 投递人:

【科普作者李蕾:意念派与真实派艺术之争】意念控制电脑技术出现后,诞生出一批优秀的意念创作艺术家, 通过想象力创作出美妙的作品,再通过电脑 3d打印出来。随着意念 派作品逐渐崭露头角,逐步形成两大派系,一派为意念派,一派为真 实派。事实上,真实派艺术家非常看不起意念派艺术家,认为她们空 有想象、脱离现实且不懂技巧,即使意念派艺术家非常有名依然无法 加入国际顶尖艺术家协会。但是意念派艺术家作品由于风格独特更加 有商业化效应,诞生出越来越多的建筑是意念派风格。
意念派风格建筑刚出现时确实有其独特的吸引力,但是随着意念 派作品的泛滥,一些粗制滥造作品的出现让真实派艺术家再也坐不 住,终于在 2049年 1月,国际顶尖艺术家协会发起一系列行动开始 抵制意念派画家,一些追随真实派艺术家的人们对这个行动进行了升 级,开始销毁大量意念派建筑,一些非常优秀的意念派风格的建筑遭 到了巨大的破坏。意念派艺术家也开始了强大的报复行动,因为他们 只需要在头脑想象一下,连上电脑很快就生成一副作品,而真实派创 作一副作品却是要花很多的精力。意念派艺术家不吃不喝连续三天, 不断想象不断制作,很快大街上就被意念派建筑占满了。
有一位年轻人,作为国际顶尖艺术家协会的会员也想尝试通过意 念派作画,因为他认为对艺术家来说想象力本来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 天份,只不过他们在艺术的道路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先通过意念 打印完成一副作品,再在作品上进行更加精细的创作,最终诞生出意 念与真实融合的艺术精品。紧接着他开始进行大规模创作,终于在意 念派艺术家马上就要占据国际顶尖艺术家协会主导地位时,他推出了 意念与真实融合艺术展。艺术展一推出就引起了全球关注。
渐渐地,人们意识到伟大的艺术精品依旧是需要投入时间和精 力来创作的。有血有汗的作品更值得人们的尊重。#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29
绿光 投递人:

【科普作者刘海波:脑机接口系统对未来的递进影响】脑机接口系统的突破性进展,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将不亚于电话、无线电等技术带来的冲击。未来人类不再需要通过身体向外传达信息,而可以直接在大脑层面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换。
最先到来的,是人类操控方式的革命,从游戏机操纵杆到汽车方向盘,当前所有的人类操纵仪表和机器的方式都将逐步被淘汰,转换为人脑直接操作。人类自己的肢体将只用于运动和娱乐。
之后,是人类获取信息方式的革命,人脑对外界世界的感知将突破肉体的五感,任何形式、任何位置的物理传感器,都能直接将信息传输给人脑,人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就直接感觉到家里卧室的温度,躺在床上感受无人机在万米高空飞行。
最后,是人类之间信息传输的革命,突破语音文字的限制,直接将自己的高兴和愤怒的情绪传输给其他人。由此带来的人际关系的变革将难以预料。#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27
绿光 投递人:

【科普作者唐立梅:期待脑机接口为科考提高效率】最期待脑机接口水下机器人在深海领域的应用,如果仅用意念控制就可以帮我们勘察海底,探索资源,追寻生物,并能勘测到海底隐伏的矿床将大大提高科考的效率。#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22
刘允 投递人:

【脑机接入恐怕还是科幻阶段】马斯克最近宣布,旗下的初创公司Neuralink已经找到了高效实现脑机接口的方法,可快速读取脑信号,引发关注。虽然Neuralink公司的脑机接口系统在通道数量方面有较大改进,不过科学家依然认为,目前将人工智能与人脑结合起来的大胆设想仍是科幻阶段。

纽约大学神经科学中心教授大卫·施耐德也对大脑与超级计算机融合的设想持谨慎态度。他认为,一个主要的限制是大脑的一系列区域被用来处理不同任务,而植入物一次只针对一个部分。史蒂文斯理工学院工程学教授拉玛娜·温贾穆里则标书,“我很高兴他们没有说我们要读懂你的思想、你的想法、你的记忆,而是就此打住了。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我一定会大笑不止。”

也许要达到科幻片中的大脑与超级计算机融合的设想还有很长的路,不过也许目前的脑机接口技术突破在帮助残疾人会起到很大的帮助。#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22
绿光 投递人:

【科幻作者雷虹:人类被反操控,野心家实现控制全人类】嗯,既然可以实现用意念控制电脑,那么我们反过来想,用电脑控制人的意念估计也不会是问题了,将来极富野心的黑客组织可以通过这种接入互联网的脑机技术,一劳永逸地控制全人类,掌控军队和经济、文化领域,十分快速地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在目前来说,最期待的当然是让自己的大脑变成最强大脑了,直接随时调用互联网上的所有知识啊!#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019-07-25 10:20
刘允 投递人: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挑战重重的“黑科技”】被称为“硅谷钢铁侠”的埃隆·马斯克最近宣布,旗下的初创公司Neuralink已经找到了高效实现脑机接口的方法,可快速读取脑信号,并有望在明年年底之前开始对人类进行试验。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侵入式的大脑信息采集方式,Neuralink未来所面临的挑战是不可回避的。

挑战之一就是如何将对脑部的损伤降到最低,并且随着植入时间延长,穿刺电极被炎症细胞包裹,理论上会导致信号缺失;第二个挑战在于电极植入部位的精准选择、信号的有效分析,需要对大脑功能结构和活动方式的深入理解;同时,在信号控制、微制造等领域,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此外,这一技术能否在健康人士身上运用也值得探究,在伦理上更需要严格把控。#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23日
2019-07-23 10:04
绿光 投递人:

【重庆大学黄越:大脑间的直接交流或成现实】我认为脑机接口的应用场景很多,但最需要脑机接口技术的当属科研界。随着科学知识疆域的不断扩大,很多基础学科的研究人员在学习阶段花上半生才能接触到学科前沿。现代科学的发展越来越依靠不断细分专业,扩大规模;或者是期待百年一遇的天才科学家推动行业发展。
这些做法都是不可持续的,脑机接口可以改变这样的矛盾。试想,假如可以通过脑机接口实现人脑对电脑的操控,为什么不能反向编码,将已有的知识转化成神经元之间的连接,从而大大减少学习时间呢?甚至实现研究者大脑的直接交流,极大的提高交流效率,从而大大加快世界范围内的科研发展,尤其是基础学科的发展。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不可避免的社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隐私问题,如果通过脑机接口能完成大脑之间信息的传输,那么就一定有有一套机制能结构大脑中储存的知识,隐私(两者很难区分,有时候甚至融合为一体)。不过,道德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或许到了脑机接口普及的时代,我们的道德观念与隐私观念会与现在大相径庭吧。#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19日
2019-07-19 18:13
绿光 投递人:

【科幻作者徐源遥:脑洞大开,对脑机接口的担忧】emmmm,脑子里有芯片是不是考试只看搜索能力了?是电池还是脑袋有插口?或是生物电自主充放电?困扰的话,脑袋芯片进水会短路吗?会生锈吗?以后和人对话的时候是不是连对方是发呆还是玩“脑游”都不清楚了?是不是可以通过影响神经达到无外设全沉浸式AR?如果可以,那么芯片被黑借此用于制造幻觉欺骗造成的恐怖影响会是怎样?太阳风来芯片会受影响吗?芯片故障会影响到脑子吗?如果芯片普及,会不会发展到孩童一出生就安置芯片的状况?#脑机接口技术畅想#

[内容分类]最多可选3

欢迎登录青蜜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